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今常德>沅澧英杰>详细内容

帅孟奇

发布时间:2018-11-02 信息来源:汉寿县史志办 浏览次数: 【字体:

帅孟奇(1897.1—1998.4),原名帅可瑾,曾化名帅光,出生于汉寿县东乡陈家湾村。192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汉寿县委委员,浦东、沪西区委和江苏省委妇女部长,常益中心县委书记,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常委,中央农委政治秘书兼总支书记,陕甘宁边区政府党委委员兼物资局支部书记,陕甘宁边区政府甄别委员会主任,全国妇联常委,中组部副部长,曾当选为中共七大代表、中共八大中央候补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第三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帅孟奇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中共组织战线杰出的领导者。

  帅孟奇出生书香门第,6岁进私塾馆读书,后就读于乡办小学。 1909年随父到长沙周南女校读书期间,耳闻目睹了辛亥革命党人英勇斗争的事迹。后因家境贫寒中断学业,于1913年到常德女子工业传习所学习织布,不久转入平民工厂当工人。1915年回乡帮助家里织布种地。1917年与表弟许之桢结婚,生一女许端一。受进步人士许之祯影响,帅孟奇初步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熏陶。

1920年秋,帅孟奇在汉寿县城一所幼稚园当保育员,不久,又在一所小学教珠算课。在县城,帅孟奇结识了黄易瑜、陈才翠、黎箴等进步女青年,她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教育救国、妇女解放等问题,并共同发起成立了汉寿县女界联合会,帅孟奇负责宣传和组织工作,县里宣传男女平等、反对裹小脚、反对纳妾,提倡妇女经济自立以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她们还创办民益女子职业学校,帅孟奇将自己的嫁妆和首饰变卖了,把钱投到办学上。那些深受启发、放开了脚的妇女,鼓起勇气走进帅孟奇等人创办的民益女子职业学校学习文化,学习织布、刺绣、缝纫等劳动技能。

  1921年,帅孟奇任汉寿县女界联合会副会长,负责组织和宣传工作。1926年春,汉寿县委书记詹乐贫介绍她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是汉寿县筹建中共县委时期发展的第一批党员,还被选为中共汉寿县委委员,先后担任县委妇女部长、组织部长。此时,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湖南的农民运动、妇女运动蓬勃兴起。帅孟奇废寝忘食地带领贫苦农民开展革命运动,没收、平分土豪劣绅的财产和土地,审判、镇压恶霸地主,成为汉寿县家喻户晓的女界领袖。

  正当革命形势迅速发展的时候,蒋介石叛变革命,湖南反动军阀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一时间,地方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在万分危急关头,中共汉寿县委书记詹乐平派帅孟奇紧急前往长沙寻找党组织,以便取得上级的指示。帅孟奇冒着生命危险,走遍了大街小巷,也没有和组织接上关系。

  许之祯归国后,先后在武汉任湖北省委组织部长、汉冶萍总工会委员长,1927年初任湖北工人运动讲习所所长。帅孟奇去到武汉找许之祯,希望通过他能找到党的上级组织。但当时,武汉同样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工人运动讲习所已被迫停办,许之祯也不知去向。

  后来,帅孟奇找到了中共湖北省委领导人向警予。向警予告知帅孟奇,湖南形势恶化,必须隐蔽,让她在湖北省委做一些临时性的工作。许之祯是被敌人通缉的人物,被组织上送往海参崴。组织上也决定送帅孟奇去莫斯科学习。1928年1月,帅孟奇抵达莫斯科,进入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在那里她与丈夫重逢。1930年,帅孟奇奉召回国,却没想到从此竟永远断绝了夫妻缘分。

  帅孟奇回国后,党中央分派她到任弼时领导下的武汉长江局任机要秘书。1931年,帅孟奇又被调回上海,在浦东区从事工运工作。在白色恐怖的形势下,她以在日华纱厂做女工为掩护,继续从事党的秘密活动。1932年,帅孟奇担任中共江苏省委妇女部长。同年10月,她在发动上海丝厂工人罢工时,因被叛徒出卖而遭国民党特务逮捕。

  在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敌人妄图通过严刑拷打,撬开她的嘴巴掏出真话,找到共产党在上海的秘密机关地点和人员,但最终却一无所获。到最后,敌人将警察局刑讯室里所有的酷刑在她身上都施用遍了,但仍丝毫不起作用。敌人一时无计可施、无刑可用了。心狠手辣的特务,挖空心思,又想出一种非人性的刑罚。他们把帅孟奇绑在门板上,然后倒立起来,用老虎钳子夹掉她的门牙,用抹布堵住她的嘴,再往鼻孔里灌煤油。帅孟奇当即七窍生血,被呛死过去。酷刑致使帅孟奇左眼失明,右腿残疾,遍体鳞伤。但是,敌人还是没能从她口中挖出一个有用的字来,万般无奈下,只好给她戴上沉重的脚镣和手铐,将她押送到南京宪兵司令部。1933年1月7日,帅孟奇被判处无期徒刑,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三号牢房。当时,组织上也以为帅孟奇已经壮烈牺牲。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在中国共产党苏区代表会议的开幕词中,曾将帅孟奇的名字列入大会悼念的死难烈士名单。然而当时在同牢房的难友耿建华、夏之栩、何宝珍(刘少奇夫人)几位姐妹悉心照料下,帅孟奇竟奇迹般地活下来了。

  西安事变为国共第二次合作带来了机遇。1937年5月,经中共党组织和谈人员与国民党交涉,狱方同意重病中的帅孟奇保外就医。

  当帅孟奇拄着棍子,步履蹒跚地回到了阔别十年的家乡时,见到的竟是家破人亡的情景:她的父亲因受女儿的牵连,被驱逐出湖南,流落异乡,生死不明;1932年她在上海被捕后,特务将其13岁的女儿毒死;她的母亲因外孙女被活活害死而被吓出了精神病,贫病交加,卧床不起,已经不得女儿了,不久便闭上眼睛,撒手人寰。丈夫许之祯在苏联远东工作时,与妻子帅孟奇音信不通,后来听传闻妻子已死在狱中,就另组织了家庭……可这一切并没有动摇帅孟奇的革命意志,她擦干眼泪,掩埋了母亲的遗体,便到长沙找党组织。找到党组织后,她化名帅光,任中共湖南省工委秘书长,负责财务、交通,并兼管宣传教育委员会工作。

  1938年2月,受党组织委派,帅孟奇到常德、汉寿等地重建党的组织,吸收在抗日救亡运动中表现积极的青年学生入党,还对大革命失败后与党失掉联系的数名党员进行审查,为他们接上组织关系,在常德重新建立中共常德特别支部,随后又到汉寿建立中共汉寿特别支部。

  1939年2月,帅孟奇当选为中共湖南省委候补委员(后递补为正式委员),兼任中共常益中心县委书记。期间,她拄着木杖,踉踉跄跄地深入辖区各县发动群众抗日,指导开办党员培训班、工人培训班,整顿党组织,壮大党的力量,经过帅孟奇等人的努力,使得这一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发展起来。

  1940年2月,帅孟奇长途跋涉来到延安,被分配到马列学院学习,同年7月,又奉调到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实际上是中央机要交通局)工作,任政治秘书兼党总支书记。

  1943年,延安整风运动进入审干阶段,此时,康生搞所谓“抢救运动”,凭主观臆断,使不少同志蒙受冤屈,被打成“特务”“叛徒”。中央发现这些问题后,决定进行复查甄别,指派帅孟奇为陕甘宁边区政府甄别委员会主任。在复查工作中,帅孟奇坚持真理,无私无畏,认真负责地对每个人的材料仔细阅读,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严格按党的政策分辨真伪,顶住压力,为七八十位受审的同志一一平反。帅孟奇由此被延安各界同志亲切地称为帅大姐,受到极大地尊敬。

  1945年4月至6月,作为大后方党的代表团成员的帅孟奇出席中共七大。七大之后,因工作需要,帅孟奇留在了延安,任中央妇委代理书记。1948年春夏之交,帅孟奇随党中央机关抵达河北省平山县,在中央妇委任秘书长,参与筹备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工作。1949年3月,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成立时,她当选为全国妇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

  1949年7月,帅孟奇调中共中央组织部工作,先后任副处长、处长(当时中央组织部没有设局,部长下面即为处长)、副部长。在中央组织部工作的18年里,她自始至终遵循党的德才兼备、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线,对干部没有亲疏之分。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敢于挺身而出,保护无辜被整的干部。她身居要职,平易近人,并真诚地帮助人,许多干部向她讲心里话,称她是“我们的好大姐”,“有困难找大姐”成为当时许多干部的共同心愿。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帅孟奇也未能幸免于难。在残酷的迫害下,帅孟奇旧病复发,全身浮肿,被摧残得奄奄一息。1975年,她又被押解到江西萍乡流放了两年半。然而,这一切依然没有动摇她对党的忠诚。1977年冬,经邓小平批示,帅孟奇才得以回京治病。随后,党中央给帅孟奇彻底平反,使她得以重返工作岗位。她不顾年事已高,仍然如饥似渴地为党工作,为受害的同志平反昭雪。

  帅孟奇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奋斗了半个多世纪,后来一直没有再建立家庭。她1937年出狱后回到故里,听到女儿许端一被敌人毒死的噩耗,心里非常悲愤。她宽慰被敌人逼疯了的母亲说:“我们的孩子死了,但在我们汉寿县、湖南省和全中国,还有很多革命者的孩子,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从那以后,帅孟奇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在革命烈士遗孤和革命者的后代身上。抗战初期,她在湖南工作时,找到了党的一些重要领导人和著名革命烈士的孩子,如刘少奇的孩子、郭亮的孩子、蔡和森的孩子,并想方设法通过各种安全而又可靠的渠道将他们送往延安。在延安工作时,帅孟奇还收养过沈绍藩烈士的女儿舒炜、黄公略烈士的女儿黄岁新、李硕勋烈士的儿子李鹏以及杨匏安等烈士的遗孤,这些孩子都一直亲热地喊她为帅妈妈。

  1998年4月13日,革命老人帅孟奇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