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孟奇与许之桢的姐弟情缘

    发布日期:2017-12-08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黄全东
     
        帅孟奇的父亲帅惊白、母亲许冬荣是许之桢的亲姑父、姑母,许之桢称帅孟奇为表姐。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共同的理想、共同的志趣使他们结为连理。

         那是在他俩幼小的时候,每逢传统节日,帅孟奇总喜欢和她母亲坐船到外婆家去看外祖父、外祖母。外祖父许昌仁是一个和善的长者,每当看到独女冬荣回来,喜欢得不得了。尤其是外祖母蔡运芝看到外孙女孟奇来了,隔老远就到河边去接。总把好吃的、好玩的统统拿出来放在她面前。

        帅孟奇七岁起在外婆家读私塾,在众多表兄表弟中,她最喜欢大舅家的表弟许之桢聪明伶俐。每当散了学,帅孟奇就带许之桢到河边钓鱼虾、捉蝴蝶、讲美妙动听的童话故事,许之桢虽然不能完全理解故事中的内容,但领略了一些人生的道理。只要一有空,许之桢就扯着帅孟奇,姐姐、姐姐喊个不停,不是要她讲故事,就是要她教其读书写字。帅孟奇倒也乐意帮助他,乐意和他一起玩。当寒暑假回家的时候,许之桢总是流着眼泪送走帅孟奇,帅孟奇也含着泪水回家。

        春去冬来,帅孟奇在外婆家渡过了三个春秋,辍学在家帮助母亲做些家务,辅导小弟学习。
    1910年2月,帅孟奇随父亲到长沙入周南高小念书,这段时间里,她经常给表弟许之桢写信,鼓励他勤奋学习,放假到外婆家去,总给许之桢买回许多书籍。

        1913年许之桢在姑父的资助下,在长沙甲种工业学校就读。而帅孟奇因家庭经济吃紧辍学回家,帮母亲干些农活。有空的时候,帅孟奇就去长沙看望表弟许之桢,与他散步在橘子洲头,游玩在岳麓山上,谈理想谈未来,感情不断加深。

        1918年秋,帅孟奇与表弟许之桢结婚,在家乡度过了幸福的蜜月。相聚时难别亦难。到了许之桢开学的时候,帅孟奇默默步送三里,一直到许之桢坐上船才挥泪离别。

        1919年,许之桢在长沙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因受“五四”运动的影响,到上海跟随陈独秀、李达等一起从事革命活动。许之桢经常给妻子写信,宣传革命真理,讲述斗争故事。在许之桢的影响下,帅孟奇开始接受马列主义,走上革命道路。1920年秋她携着刚满周岁的女儿许端离别家里到县城,经人介绍在孔庙幼儿园当保育员。翌年秋,帅孟奇受易瑜的聘请,转入民益女校任教。

        1921年3月,许之桢受上海党组织的派遣去莫斯科入东方劳动大学学习,1924年回国后一直在湖北从事革命活动。两人相距遥远,只得鸿雁传书倾诉相思。1926年7月,许之桢由武汉回家探亲,帅孟奇见到久别的丈夫,激动得热泪盈眶。许之桢见到7岁的女儿,高兴得连说:“端端不错,端端长高了。”许之桢把一大堆吃的、穿的、玩的统统给了她,她反而对爸爸说:“爸爸你尽买这些吃呀!穿呀!为什么不给我买些好看的书呢?”许之桢连忙说:爸爸忘了!爸爸忘了!女儿这么爱书,将来一定是个留洋生(注:端端10岁时病死)。帅孟奇笑着说:那不女儿超过了老子。

        马日事变后,汉寿党组织与上面党组织失去联系,汉寿县委派帅孟奇到长沙去找党组织,始终没有找到。想到丈夫在湖北工人运动讲习所,她又辗转到湖北找许之桢,许因患膈膜炎,已由组织派人护送去海参威治病。

        后来帅孟奇被组织转移到上海,并派往苏联学习,回国后因叛徒出卖,她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坐牢5年。此时许之桢在苏联东方大学中国研究室工作。许之桢回延安后四处打听妻子帅孟奇的下落,南方去延安的同志都说:帅孟奇被叛徒出卖已经牺牲了,中央已把她列入了烈士名单。许之桢痛绝无望,与黄慎女士另组了家庭。

        当帅孟奇奇迹般地回到延安时,许之桢内疚不已,每次见到她总是伤感地赔礼道歉。帅孟奇反倒劝慰他,不要多虑,安心工作,安心生活。同志们都为她宽襟胸怀而感动。

        许之桢1964年10月26日在北京病故,帅孟奇献了花圈,参加了追悼会。在回汉寿的日子里,还特地探望了许之桢胞兄许之藩(字立中)、侄儿许兴秋,后来还接许的侄孙女到北京居住。(汉寿县党史办供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