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动阶级的先驱

    发布日期:2007-09-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1922年1月7日凌晨,大地披上了素装,朔风发出了哀号,长沙浏阳门外的荒原里,呈现出一片可怕的寂静,湖南劳工会的创始人黄爱和他亲密战友庞人铨的身躯,凄惨地倒卧在那里了!他俩的头颅,滚到了坡下,两眼圆眼,嘴巴张得大大的,活像在怒视着恶魔的凶残,在呼唤着人民的觉醒。他俩被湖南军阀赵恒惕暗杀了,成了“中国第一次为无产阶级奋斗而死的先烈”,然而他们的英貌至今还留在人间。

        (一)

                    

     

                  
                      
    黄爱烈士

        黄爱,字正品,号建中,1897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县芦荻山乡小井港村。其父黄一尘,母亲何氏,早年从农,拥有田产数十亩,在农村可算是小康之家,生有四男一女,长子金山,次子瑞卿,三子海山,女儿正桃,黄爱的年龄最小。清朝宣统年间,由于连年水旱灾害,所收无几,加上官府横征暴敛,家境日益贫困起来,黄一尘只得卖掉大部分田地,进县城经商。黄瑞卿较有文墨,为个人前程计,决然离家出走了。

        黄爱7岁那年,就启蒙于私塾,后转入县立第四高等小学堂读书。13岁时,家庭连遭不幸,母亲病逝不久,三哥黄海山又因病夭折,治病和治丧几乎花了家产的一半,小本生意萧条不堪,有时甚至难以成炊,家里还哪有钱供他读书呢?黄爱在小学堂毕业后,被迫辍学在家,设法谋生。他知道升学已经绝望,便顺从父亲发落,被送到一家大商号当学徒。

        在当时,学徒就等于卖身的奴仆,学做生意还不是主要事情,为老板做家务倒是一天到晚的活计,担盆抹桌,浆洗衣裳,装烟倒茶,扫地擦灰……连老板娘的尿桶也要他处理干净,真是累得他喘不过气来,稍有怠慢,不是打就是骂。三年的折磨,使他养成了倔强的性格,也使他明白了劳工们的心声,他做梦也想继续求学,走他想走的路。

        黄爱的二哥黄瑞卿,独自出外谋生多年,恰遇机缘,跻身于热河省政界办事,这给黄爱实现抱负带来了一线希望。他背着父亲向二哥写信,言道:“我幸受了二十世纪的小学教育,稍明白了一点事,如何肯就此罢休?况且营商是专门谋利的,究其量弄得个丰衣足食,独善其身罢了,是这样人生有什么价值?现在身入其境,目睹商场底一切鬼怪现象,尤其一刻难过,又如何能终身从事此道呢?家庭不是不许我继续求学,只不过是经济上不可能,只要你能供应我最低的经费,我情愿去做一个苦学生。”黄瑞卿接到信,同胞之情油然而生,对小弟的志向深为感动,答应省吃俭用来资助他读书。黄爱高兴极了。

        1913年秋,黄爱毅然放弃三年学徒,赴长沙考取了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可是二哥的资助,顾了买书又顾不了糊口,他决心一边学习,一边做些零活,每逢星期日,就整天帮工,挣得几个钱,弥补生活的不足。就这样熬过了四年,终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被选入长沙电灯公司,当了一名技术工人。

        公司里有许多劳工,见黄爱是个有学问的人,都刮目相看,把他视为工头,与他说话也小心谨慎,生怕惹起祸端。黄爱看到这个情景,暗暗叹息:中国的劳工身受的压迫何其深重啊!官府、老板、工头,都骑在他们头上,他们已是草木皆兵了。一天,他当着劳工们吼道:“我是工头吗?跟你们一样。你们这样怕工头,算什么人?没志气。”工人们乐了,把他当成是自己的贴心人,什么话都愿意同他说了。

        一年过去了,黄爱手头攒了几个钱,便产生了新的向往——继续求学,以期将来成为一名科学家,为中国人争口气。他再不依赖二哥的资助了,去报考官费的高等学堂。真也幸运,以其熟练的机械知识和电工实践,一举考入了官办的天津高等工业学校,他高兴地辞去了工作,踏上了深造的路途。

        当时的天津,可说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一个缩影,军阀与帝国主义互相勾结,引狼入室,租界比比皆是,洋货充斥商场,洋人招遥过市,封建把头各霸一方,中国人民在那里受尽欺凌,连大学生也要受到侮辱。所有这一切,都刻在了黄爱的心头,他恨透了那些张牙舞爪的帝国主义者,恨透了那些卖国求荣的军阀走狗。他希望有那天一天,中国人民会象睡狮猛醒,发出震撼山岳的吼声,把帝国主义赶出中国,把封建军阀葬入历史的坟墓。

    12345 > >>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