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动阶级的先驱

    发布日期:2007-09-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五)

                     
                        
    当年为黄爱、庞人铨举行公祭的启事

        年仅24岁的黄爱,被赵恒惕杀害之后,整个长沙顷刻间涌起澎湃的怒潮。

        17日早晨,劳工会员舒玉林等人,跑到浏阳门外教育岭,见两位同志身首异处,鲜血染红了大片积雪,悲愤交加,泪如泉涌,紧握拳头说:“此仇不报,何得甘休!”他们跪在地上,把烈士的遗体收拾起来,抬到劳工会会址,请人将他俩的身首缝在一起。夏明翰、杨福涛、舒玉林等立即组成了“湘工惩赵团”,向省城各界发出誓言:“敲响血钟,唤醒民众,联合倒赵,举行血祭”。第三天,他们联络各界团体,汇集数万人的队伍,抬着烈士的遗体游行示威,揭露赵恒惕以及华实公司的罪行,为黄爱报仇的吼声响彻云天。工人们罢工了,学生们罢课了,商民也罢市了,他们都伫立在街头,两眼挂着泪花,向烈士的遗体告别,真是全城悲愤,万民啜泣。

        心情更为沉痛的要数中共湖南支部书记毛泽东了,因为他失去了一位刚强而英勇的战友。他在船山学社两次为两烈士主持追悼大会,还特制了嵌有黄庞遗像和他亲笔写的“黄庞精神不死”的纪念章,印发了《纪念周刊》,宣传他们的英雄事迹,激励人们继续斗争,正如黄爱所希望的,用他的血来唤醒民众。

                        
                            黄、庞流血周年纪念特刊

        黄爱被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国各大城市,激怒了那里的工人和学生,纷纷来电声援,抗议军阀赵恒惕残杀工人运动领袖的暴行。当天津的工人学生闻讯后,义愤填膺,以“天津各界联合会”的名义立即通电全国,赶印了题为《救命!》的传单,四处散发。传单上写道:“朋友们,你们要知道中国军阀的模仿性很大,湖南的赵恒惕既然大胆开其端,自然就有同样的军阀继续其后,那末,我们有时走在路上,就许过来几个大兵,把我们捉去说:‘总司令要杀你’!那时,我们虽没有犯罪,亦不免要和黄爱一样把头让他杀掉,所以现在我们为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和维持正义人道起见,对于这些万恶的军阀和资本家,用最大的努力,打消他们的势力,一来为黄爱伸冤,安慰死者;二来拥护人道主义,免掉我们生命的危险,有良心的人快起来运动,全车的劳动者结合起来呀!”

        黄爱牺牲而引发的全国轰动,集会游行,各地的军阀都感到慌张。尤其是刽子手赵恒惕,在亿万人民的怒吼声中,惶惶不可终日,他哀叹着,“想不到黄爱在全国竟有如此声望!”他要喽罗们龟缩在室,切不可“火上浇油”,同时也要华实公司向工人让步,勿能再起事端。

        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黄爱的一生是伟大的,他的死是重于泰山的。请看当时对他的评价吧: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机关报《先驱》连续发表文章,称颂黄爱“是中国无产阶级最能奋斗的指导者”,“是中国学生的先觉”。

        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为《黄庞血记》一书写的序言中,高度评价黄爱“是我们劳动阶级的先驱”,“是为救助他的劳动界的同胞脱离资本阶级的压制而死,为他们所信仰的主义而死……他的血为我们大书特书了一个新纪元”。

        当时在德国留学的周恩来听到噩耗,极为悲愤,在写给国内挚友的信中说:“正品的事,真是壮烈而又悲惨,这不仅在中国为创见,便在世界劳动运动史上也是仅见。”为表达对黄爱烈士的怀念与赞颂,他写下了题为《生离死别》的长诗。现在就引用诗中一段来结束对黄爱烈士的叙述:

                            “壮烈的死,苟且的生。
                             贪生怕死,何如重死轻生!
                             生离死别,最是难堪事。
                             别了,牵肠挂肚,
                             死了,毫无轻重,
                             何如作个感人的永别!
                             没有耕耘,哪来收获?
                             没播革命的种子,却盼共产花开;
                             梦想赤色的旗儿飘扬,
                             却不用血来染他。
                             天下哪有这类便宜事?”
                                   ……
                                                  (鼎城区党史办供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