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动阶级的先驱

    发布日期:2007-09-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四)

            
              
    毛泽东为黄庞烈士特制的纪念章并亲笔题写“黄庞精神不死”

        收回纱厂公有运动的失败,给黄爱的思想触动很大,他意识到:经济和政治是不可分割的,没有政治斗争的胜利,根本就不可能获得经济斗争的胜利。他开始注意马克思学说的研究了。为唤醒劳工们的斗争觉悟,他在《劳工周刊》上发表文章说:“从前敌人方面,向本会要求条件上的妥协,这是诱骗的行为,本会没有承认。因为我们很知道,劳资两阶级不容许有调和的余地。”

        8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毛泽东参加中国共产党成立大会后归来了,黄爱高兴地去拜会,特地征求他对劳工运动的指导。毛泽东对黄爱的革命精神是很敬佩的,也很关心劳工运动的发展,两人见面,谈得十分投机。毛泽东顺手递给他两本马列著作,希望他从书中找到纱厂公有运动失败的根本原因。

        黄爱谈到劳工会今后斗争的想法:“把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结合起来进行,用政治斗争推动经济斗争”。毛泽东听了很感兴趣,并邀他同去安源煤矿,考察工人的生活状况和政治要求。黄爱十分乐意。

        几天之后,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来到长沙,要特地会见黄爱,觉得黄爱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人运动领袖。当夜,马林邀请毛泽东去拜访黄爱,热情地向黄爱讲解了马克思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详细介绍了俄国十月革命的情况,他向黄爱指出:“无产阶级不取得政权,一切都将是空想。”

        黄爱反复思索着,新村主义、无政府工团主义描绘的天堂,看来是一种梦想。他的信仰开始转向马克思主义了。决心尽力提高工人的阶级斗争觉悟,反抗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重新提出劳工运动的根本目的“在于反对政府助长资本家专横一切”。

        一天,黄爱和庞人铨召开各业劳工会负责人会议,要求同仁着力引导劳工“认清敌人,认清伴侣”,他强调指出:“压迫我们工人做牛马不如的工作,而自己却又不劳而食的东西,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对敌人的态度是扑灭他、征服他。同一阶级里面靠劳动找工作的,任何地方的男女老少工人,都是我们的伴侣,我们对伴侣的态度是联络他、亲近他。”

        军阀赵恒惕为笼络人心,一股劲地鼓吹“联省自治”,黄爱和庞人铨立即发表文章,进行猛烈的抨击,无情地揭露赵恒惕“官治诡称民治,被治诡称自治,假联省自治之名,行军阀割据之实”的反动伎俩,使得赵恒惕狼狈不堪。

        9月,黄爱经易礼容介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从此,他摒弃了无政府工团主义的影响,以一个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战士的姿态,领导工人们进行斗争。当毛泽东告诉他入团之事,他感慨地说:“我现在觉得我的前途有无限光明。我决心洒我的热血,作第一个牺牲者,去换得自由,将来世界都享着自由,这不是我最大的希望吗?”

        11月21日,是湖南劳工会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日。在庆祝会上,黄爱根据中共湖南支部书记毛泽东的建议,将劳工会的合议制改为书记制,在评议委员会设书记、组织、教育三部。黄爱担任执行委员会书记部委员,他提出了“小组织大联合”的主张,说:“这是工人准备向资本家阶级作战的第一步计划”。

        湖南劳工会改组不久,国际上同时召开两个会议,一是列宁在莫斯科召开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另一是美英法日等帝国主义在华盛顿召开“共同支配中国”的太平洋会议。黄爱旗帜鲜明,即派组织部委员王光辉(青年团员)去莫斯科开会,他和教育部委员庞人铨发动工人学生反对太平洋会议。

        12月25日,黄爱和庞人铨带领劳工会员和工校学生等万余人,从省教育坪出发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黄爱为大会主席,庞人铨为游行指挥,两人短服赤足,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带头呼喊口号和散发传单,揭露太平洋会议是“强盗分赃会议”,是“老虎的和平,和平的老虎”,并响亮地提出:“我们的好朋友在俄国”!散会前,黄爱发表了长篇演说,他指出:“今日我们工友反对太平洋会议的游行大会,很能使我们对于工界的将来极抱乐观。不过那万恶的太平洋会议,准备实行国际资本主义的太平洋会议,我们固然要竭力反对;万恶的资本家,万恶的资本家政府,我们一样要竭力反对。我们不但要把湖南的劳动团体坚强地团结起来,我们更要联合全世界的劳动阶级准备实行全世界的大革命!”劳工会的游行,轰动了长沙全城,黄爱的演说,很快就传遍全省,传到全国。

        1922年1月,阴历年关快到了,纱厂工人仿效沪、汉等地工人的待遇,要求厂方春节期间发给加倍工薪。这本来是合理的要求,却遭到华实公司老板的拒绝。13日,全体工人罢工抗议。面对工人的罢工,华实公司的老板坐卧不安,用五万元的贿金求救于他的主子赵恒惕,出动军警镇压,几名工人丧身,数十名工人进入了监狱。

        黄爱闻讯,义愤填膺,以湖南劳工会名义来到省公署,质问赵恒惕:“公宣布省宪,庆祝之红灯未熄,向纱厂工人如此残暴,外人其谓公何?”赵恒惕一时无言以答,遂起了暗杀黄爱之心。

        16日,华实公司的老板在赵恒惕的嘱意之下,跑到劳工会办公室,装着笑脸请黄爱出面调解,并悄悄取出一张两千元的支票交与他。黄爱当场把支票掷于议事桌上,郑重地说:“你们又想用钱来买我的心,可是我的心是用钱买不到的。”他眼看被捕的工人有生命之危,便答应同华实公司谈判。

        深夜,天空飘着鹅毛大雪,黄爱和庞人铨还在同华实公司的老板谈判,黄爱发觉室外有些动静,马上警惕起来,提出休息。正在这时,突然闯进百多名军警绑架了黄爱和庞人铨,押进了司令部。赵恒惕惟恐夜长梦多,即令刽子手用车将黄庞二人秘密拖到浏阳门外教育岭……

        17日凌晨三时,黄爱、庞人铨英勇就义了!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