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唱出凯歌来

    发布日期:2007-09-2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向才银

                 
                    
    2005年9月,王宝生(前排正中)在人民大会堂出席会议

        王宝生,湖南石门县夹山镇农民,1926年7月14日,出生于桑植县洪家关,在家乡朱家塌完小上学时就受到了以教书作掩护的革命人士的培养,14岁加入地下游击队,历经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数不清的大小战役,王宝生一直干最危险的地下工作或火线侦察。2005年9月,王宝生作为湖南四位、常德唯一一位老英雄代表,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还向他及所有参会的抗战老战士、爱国人士和抗日将领代表颁发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曾被常德数百万父老乡亲评为2005年度常德市十大新闻人物的王宝生老人,整天笑口常开,唱啊、跳啊,乐得象个小顽童,为孩子们演过去在部队里表演过的节目,讲述过去当兵打仗的故事,教小学生们唱山歌、唱游击队歌,诱导启发孩子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发愤学知识,今后为国家做贡献。

        2005年,王宝生老人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出席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还向他及所有参会的抗战老战士、爱国人士和抗日将领代表颁发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会后,国家领导人还特意为王老加发了一枚纪念章。

        一仗山歌送暗信   数杯清酒醉人心

             
              
    王宝生经常应邀步行到各处讲革命传统

        王宝生老人住在石门县夹山镇山村里,他生在大山里,长在土家族,特别爱唱山歌,如今尽管80高龄,兴趣来时,仍唱得字正腔圆,忘乎所以,如孩童般高兴。
        “你在唱来我在听,好比阳雀闹五更......”悠扬婉转、悦耳动听的山歌,时常把老人的思绪拉回到60年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中。

        老人说,有次在湖南与湖北交界的一座大山上,奉命侦察敌情,时而装成叫花子,时而扮作老农民,去了7日7夜,最后一天,同行的战友带着摸到的重要情报全部急速返回,只留老人一人留守观察,天快黑时,敌人突然改变路线,沿河岸急行。
    “我赶紧跑过山头,想把情报用最快的速度送回去,可是部队尚离这里有一段路程,要爬完4座山头才能到。而仅到对面的大山上,从脚边的悬崖下到谷底,然后从谷底爬到对面山顶,少说也要一顿饭的功夫。走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怎么办呢?
        “我一拍脑袋想出了个好主意,爬到山顶就扯开喉咙喊起了山歌:‘高山凉水凉悠悠,凉水好吃路难修,左边修的怡和景,右边修的转角楼,只怕凉水不长久,不长久来不长久!’
        “只一会儿,山风就送来了对面山坡上的歌声‘你在唱来我在听,风吹闹闹听不明,有朝一日听明了,你一声来我一声,好比阳雀闹五更,闹五更来闹五更!’
        “我仔细听了一会,果然是战友李春的声音,赶紧趁着顺风唱起了‘观音骑马我骑龙,观音骑马傍山走,我骑龙来傍水流,不打胜仗不回头!不打胜仗就不回头啊!’
        “唱到第三遍时,对面传来了同样的歌声,隐约听到很远的山上也在喊着这支山歌,我明白是战友正在传递情报,没过多久,部队从水路上游和下游及南山上包抄过来,打了个大胜仗,敌人无路可逃,成了坛子里的乌龟手到擒来 。”

        唱山歌和喝酒是山里人的两大爱好。王宝生老人回忆,年轻时特别能喝,加入地下游击队后,怕误事 ,很少喝酒,只逢部队休整中的节日时,喝一点点,哪知有次一点点酒就醉了一整天。

        老人说:“那是在中南军区警卫师3团1营3连当文化教员时的事。那时候战友们的文化都不高,部队专门开展长时间的扫盲大行动。我识字较多,于是当上了文化教员,当时最难教、最难学的是汉语拼音,我突发灵感,试着把拼音b p m f编成顺口溜或山歌教战友们唱,随时随地练习,大伙凑在一块,你一句我一句气氛很好,最容易记住。后来整个部队都用上了这个办法,使整个军营大扫盲工作,提前完成了任务。庆功宴上,中南军区司令员亲自为我敬酒,我一激动、高兴,就多喝了两杯,醉了一日一夜,虽没误什么事,可从此以后就滴酒不沾。前不久,在人民大会堂,温家宝总理敬酒才开戒,50年后才第一次喝酒。”

       披张狗皮摸情况    勇敢机智上战场

           
                
    当地乡亲很尊敬王宝生,瞧:送柴来了
     
        王宝生老人年少时,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从事秘密地下工作,后被敌人怀疑,以请去乡公所接受训练抓走,尽管严刑拷打,但始终只字不露机密。7天后的深夜,4个枪兵悄悄把他带出监狱,王宝生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于是做好了逃不脱就鱼死网破的准备。刚到刑场旁的小河边,王宝生借着月光看了一下地形,飞起一腿扫翻了离得最近的一个枪兵,随即跳下悬崖潜入河中,游到对岸一口气翻了三座大山,才敢停下来。用接头的山歌唤来自己人后,在隐蔽的山洞里休息时,才发现腰部中枪的伤口痛的特别厉害,已经跑不动了。

        伤愈后,王宝生老人正要去找贺龙队伍时,又被湖北过来的一支土匪队伍抓去当挑夫,好不容易才找个机会逃脱。跑了3日3夜,到安徽找到陈毅的新四军,在这里干了一年零七个月的炊事员,经常背着一个连队吃饭的大铁锅急行军。有时,滚烫的铁锅背不得 ,只好往水里浸一下后,赶紧放在肩上赶路。

        1950年10月,随杨得志入朝作战。
        王宝生老人永远记得入朝牺牲的战友:
        “当时部队准备从砂尖嘴过鸭绿江,侦察班奉命用最快速度摸清敌人守军情况,我们侦察班一共14人,我的代号是00523,由于任务特别紧急,我们集中行动,黑暗中全部摸进了敌人的火力封锁区,刚把火力点、兵力、地形等弄清,敌人发现了,疯狂封锁扫射,一眨眼,班长陆富友倒下了,同来的11个兄弟全部倒下了。眼看十万火急的情报送不出去,我潜到对面的小山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迷惑敌人,掩护另两位战友成功逃脱。趁敌人涌向山包的间隙,自己也装成当地的农民唱着刚学会的两句朝鲜歌逃走了。部队接到情报后,迅速掐断敌人后路,打了个大胜仗”。

        王老从小就走在队伍的前面,一直干地下工作或火线侦察,积累了许多实用经验,他回忆在朝鲜的战斗时,对自己的一个小创举仍很满意“当时在十字山与敌人打了一个月零三天,火线侦察任务十分艰巨,敌人的飞机炸毁了山上的草和树,几乎没办法掩护,好几次战友装成当地的农民或挑水,或砍柴,或讨米要饭去侦察,都一去不返。首长特别着急,命令我去完成任务。我绕着山头转,想找到好办法,突然看到远处的山凹里,当地老乡家死了一条大黄狗,赶紧跑去请求帮助,剥下狗皮,取下狗铃。 回来后又把衣服、头发用黄泥染成黄色,趁着朦胧夜色,披上狗皮,挂上狗铃成功爬过了敌人的封锁线,获取了重要情报后,又一次扮成当地人挑着柴担唱着山歌完成任务,从而很快结束了十字山战斗,为战友报了仇”。

             
                 王宝生正在教孩子们唱60年前的儿歌

        解放石门县城时,王宝生老人的侦察班奉命从下游分成三组分别走两山对岸和河心近城侦察,王宝生自告奋勇与战友李树青、张伟春三人走很危险的河心,没带任何武器,装成老百姓喊着“灯草花儿黄,听我开言唱 ,唱个情姐想情郎”的土家山歌,顺左岸而上,在近城处淌过右岸后发现河边停着3艘船,悄悄爬上去一看,满满两船大米和一船子弹,正是部队急需的东西。王宝生与战友迅速悄悄运走了这些宝贝。(向才银 李刚 摄影)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