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李子初的演讲稿

    发布日期:2007-09-27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李子初,1959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连长,屡立战功。1966年在国防施工中因抢救战友而身负重伤,后在部队退休,现住石门县军休所。图为李子初正在石门县澧斓完中给学生讲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

        巧浮背包架机枪 中流击水横大江

        1964年,我刚任机枪连连长,就接到上级命令:迅速做好泅江作战准备。边泅江边作战,谈何容易!又是背包,又是机枪,而且半数战士不会游泳,怎么办呢?我想到了“群众的智慧无穷大”古训,开了一场群英会,议出了好办法。大家用雨衣裹紧背包,浮在江面,再把机枪架在背包上,边泅渡过江,边瞄准目标射击演习。在很短的时间里,不仅把全连战士个个训练成了“水鸭子”,还在稍后举行的全军大比武中成绩特别突出,被誉为世界作战实训史上伟大创举,《解放军报》向全军宣传。

        众人合力助后进 教育管理留美名

        1959年,入伍不久,我当上了红一团一营机枪连2班班长。当时,国家正处在特困时期,部队生活非常艰苦,而训练任务又特别重,有些耐不住苦累的人,思想开始松懈,甚至放任、自暴自弃。我经常和班上的战友一道促膝谈心,相互鼓励,展望美好未来,使大家在困难的时候看到了成绩,看到了光明。不仅全班战士精神状态好,还惹得兄弟连队也向我们取经,得了个“会教育管理”的美名,许多所谓后进战士,被分批送来集训。

        从广西入伍的小温,被送来的人当成一块顽石。果然厉害,当天全班开会欢迎他和另两位战士时,就现出了功夫。简短的欢迎仪式正在高潮上,小温请假要上厕所,因会议很快就要结束,未获批准,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在操练场上方便起来。

        我没有发火,没有责备,在现场就如何帮助后进战友向大伙儿求教。战友们认为“我们都是兄弟,都是亲人,只要相互关心、帮助,真情感化,一定能行”。从此,每餐开饭,让小温先吃饱,折被子、洗衣服也有战友来帮忙,大家还为温家生病的父母主动献爱心。很快,小温融入了大家庭,每日开心。有次天没亮,就出去捡马粪,倒进班上的菜园,大家翘起大拇指赞扬他,班会上也表扬他。一年下来,不仅和小温同来的3个人全部成了优秀战士,后来还当上了营里、连里的负责人。一大批后进战士,也受到熏陶,从此焕发精神。

        当年,在五十五军全军行政管理教育现场会上,我们的“后进战士大家帮”经验,博得全场战士和首长的热烈掌声。《解放军报》大力推介、高度肯定。

        敢将天险脚下踩 直把通途架鹿寨

        1966年春,我奉命率部急赴广西鹿寨县,进行一项非常重要的国防施工。施工所在地是一座很高的山峰,每天天未亮干起,直到天黑才能从谷底扛一趟预制件上山。人累得要死不说,最要紧的是在规定的时间内,难以完成任务。群英会上,战友们纷纷建议:巧借众力人,修路上山尖。可是向营部汇报时,未获批准,见我很着急,战士们又出主意:直接向团长汇报!果然,团长听我算帐后,特批了。

        当时,当地群众生活艰苦,干群失和,为密切军民血肉关系,刚到工地时,尽管人手特别紧张,我仍然派出副连长、指导员等到周边农村,调解干群矛盾,帮群众栽秧割谷抢季节。还把很有限的军衣军粮挤出一点来,救济特困群众。军爱民民更爱军,军民情深一家亲,部队抢修上山公路时,乡亲们个个激情助阵,日夜不停。人心齐,泰山移,让人望而生畏、像天堑一样横亘在眼前的深沟峡谷,峭壁悬崖,很快变成了通途。一条像彩带飘拂在山峦的公路,既圆了当地人祖祖辈辈难圆的梦,又为国防建设立下了大功,使这项非常重要的工程,提前高标准完成任务。

        众人相助生死谊 心头从无名和利

        可是这项非常重要的工程即将建成之际,我却昏昏睡去。那是一个血色黄昏,战友张万安被意外事故炸倒在血泊中,我飞身救出张万安,却被纷飞乱石击中头部,昏死过去。

        当时部队首长紧急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正准备调动直升飞机时,战友们发现广西到北京的5次特快列车即将经过,立即建议列车抢救,部队首长又火速下达指示。本不在鹿寨停靠的这趟特快列车,为抢救一名普通战士,紧急停靠两分钟。20多位战友组成的输血队伍,随车而行,随时输血才保证了我生命的延续。

        昏睡60多天后,我终于醒过来。可我醒来的第一句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我的钱包在哪里?”
    就为这一句,被许多人不解、甚至鄙视,可我却偷着乐,心安理得:“我算什么呢?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其实我当初只要肯说出钱包的秘密,那一定比英雄更英雄,因为钱包里面装着出事那天,我要捐给营房附近马道村特困户赵二阿婆的爱心钱。”

        我深知“匹夫之能何足用,真正英雄属群众”,无论是当初战场上带兵,还是现在回到老部队为战士们讲传统、还是居家教育儿女亲人,我都以史为鉴,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后辈,一定要牢记:办事需合众人意,成事全赖众人力。
    尽管像老祖宗李广将军一样,每遇评功论赏时,我总是躲在一边,不喜张扬,还是在战友中留下了印象。战友韦光朝在《情系红一团》一书中给予我很高评价:“子初同志这么多年了,从不计较名利地位……”。

        (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军休所李子初讲述,  向才银  李 钢  陈华跃  王云龙 整理 。 文中标题为整理者所加)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