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植棉模范毕承松风采录

    发布日期:2007-09-20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共产党的恩感不尽

        1985年,富饶的澧阳平原开始兴起苎麻热,种了三十多年棉花的毕承松难过极了。老伴去世后,他也病倒了,县里为他在城里作了妥善安置。可老人想的还是棉花呀,好多次,等儿媳们不在家了,他步行几公里路,到原来的棉花地里,一待就是半天,他恨自己精力不够了。但他相信总有一天,棉花会重新引起人们的重视。不久他买回一堆花盆,在自家的阳台上种起了棉花,当一个个棉桃挂上枝头,他的病也好起来了。

        说话间,我们问起了毕老的那根棉花梗拐杖,他说,这东西是真正的棉花梗做的。他在自家门口花缸里种的一棵棉花,有两三米高,结了400多个桃。老人为了保留这得意之作,连根掘起,请人作成了这根1米出头的棉花梗拐杖。杖身红灰两色相间。十多年了,光彩依旧。

                            
                                毕承松在居所前用花盆种植的棉花

        现在,年事已高的毕老过着自得其乐的老年生活,他逢人就说共产党的政策好,现在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生活费让他衣食无忧。老人自己还编了一套健身操,边练习,边揣摩。他坚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围着机关院子走十圈,然后给花儿草儿浇浇水,他说花草有四季不同,必须亲自伺候打理。他说生命在于运动,越是老年人越不能暮气沉沉,否则就是等死。每天还坚持看电视,读报纸,从不戴眼镜,他乐呵呵地指着电视机跟我们说:“这么大的电视,是县里送给我的,就像放电影!”

        毕老的生活好了,但他不忘关心困难群众。1998年7月,澧县汛情危急,87岁高龄的他在家坐卧不安,过了没几天,澧南垸漫溃,那段时间弄得人心惶惶。老人一日正在院子里散步,看见两母女坐在墙边抹眼泪,问明他们是灾民后,又是帮着找衣服,又是给她们弄吃的,还急着帮她们联系出门在外的亲戚,老人安慰她们说:“大水把你们家冲了,我的家也曾被大火烧个精光,水火无情人有情,不要灰心!”

        大家问他:“毕老,你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管别人有不有饭吃?"毕承松神气地说:“一餐饭算不了什么,我还在叶帅(叶剑英元帅)家吃过饭呢!”那是“文化大革命"以后的事,龚光立记者在海南给叶帅拍了12张照片,托上北京开会的毕承松交给叶帅。毕承松刚走进叶帅家大门,就见叶帅边说边拍手欢迎着他“劳模上门了,劳模上门了!”接着叶帅又吩咐家人:“加个湖南菜,辣椒炒肉,毕劳模,稀客,稀客!”说起这一段,毕老的表情完全沉浸于过去的回忆里去了。

        问起老人的生活饮食习惯,他说要多吃素,少吃荤,一日三餐要规律,不能暴饮暴食,生活上能自理的就尽量自己动手,只有忘掉自己的年龄,才能使每一天活得有滋有味。在子女教育问题上,老人说:  “该教的要教,但一定要宽中有严,严中有宽,上不慈,下不孝。”说起他的重孙子,老人的笑堆了起来。讲起长寿的秘诀,毕承松说就是一个“勤"字。1990年,他已79岁高龄,毛遂自荐到市县领导办的点拥宪村作为一名工作队员种棉花示范田,并且亲自参加田间培管,干旱时还挑水抗旱。他就是这样把事业当作自己最大的乐趣,把劳动当作自已的一种享受。他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写日记,把每一天的天气、身边发生的事、自己的思想活动和身体状况记下来。他还喜欢看书看报,有时候看报遇到不认识的的字,就等有人来看他或他散步遇见熟人时拿出来虚心请教。老人说:“我没进过一天学堂,39岁开始认字学文化,每一个字都是这样学来的,我一点也不觉得丑。”老人顺手递给我一个日记本,翻开其中的一页,老人在日记中记着:“最大的手术,脱胎换骨,最贵重的话,金玉良言,养生在于勤劳,养心在于自然。”

                   
                         毕承松在整理棉地

        采访结束,毕老送我们时说:“我感谢党的关怀,党的恩感不尽,我这么大年纪了,棺木在老家准备几十年了,昨天我看了澧县新闻,我一定支持殡葬改革,我总结了一下,火葬和土葬相比,有六个好处……”听到这里,我真被老人的情操和境界所折服了,他的高风亮节,他为澧县的农业经济所作的贡献是家喻户晓,但他的思想,他的观念是如此跟得上形势,符合社会进步的需要,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望着毕老门前那两株迎风摇曳的棉花,我想毕承松老人的一生真的尤如蔡长松同志(中共海南省委原副书记)所赞:“故事如诗,人品如雪,情系银棉终不改。”
                                                                 (澧县史志办供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