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任驻港部队政委刘良凯

    发布日期:2007-08-2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肖 猛


     

                          
         刘良凯,男,汉族,1949年6月生,湖南澧县人。196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担任广州军区司令部直工部部长,桂林陆军学院政治委员、党委书记,解放军驻澳门部队政治委员、党委书记,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政治委员、党委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现任驻港部队政委。


        18年深藏思乡情

        他三次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政委,也是继刘镇武将军之后第二位驻香港部队首长之一的湖南人;他愿一生守卫祖国的大好河山,却把乡情暗埋心底。

         7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新闻发言人程东方上校发布消息,广西军区原政委、湖南澧县人刘良凯少将调任香港驻军政委。 
        在刘良凯将军走马上任之际,《金鹰报》记者率先赶赴他的家乡澧县官垸乡凤凰村独家专访。

        两个姐姐都是特困户

        刘良凯将军的老家在离澧县县城50公里远的官垸乡凤凰村,从乡政府到凤凰村的10公里砂石路比较破烂。“我们这里很穷,交通也不方便,还没有记者来过。你们是第一家来刘将军故乡采访的媒体。”赶来迎接我们的凤凰村村支书邹永红说。

        在邹永红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刘良凯大姐刘良雨的家。在凤凰村12组尽头,只见空旷的棉田田头,一间木板搭成的厨房傍着一间土砖矮屋,周围再无其他建筑。

        “刘良雨是刘政委的大姐,今年71岁,和女儿住在一起。她家是我们村特困家庭之一。” 进门前,邹永红介绍说 。

        进入房间,里面的场景更令人心酸: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内,两张旧床占去大部分空间,除了几件旧家具, 房子内几乎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刘良雨的女儿告诉记者,他们一家四口人就挤睡在这两张床上。家里只有两亩田,年收入不足2000元。

        “刘政委知道家里的情况不?”记者问。“他都知道。但他这个人太讲原则,不许我们打着他的名号向政府伸手。”刘良雨平静地说。

        1998年家乡发特大洪水时,家里全部被淹。而当时刘良凯正在广西指挥抗洪,他托人带回来一笔钱,给大姐家建了现在这间房子。村支书邹永红告诉记者,将军的另一个姐姐住在40公里外的澧县澧丹乡,也是当地的特困户。

        “去年9月,我曾代表村民到广西找了一次将军,想请他向澧县有关方面打个招呼,把村里的泥巴路修成水泥路。但将军还是那句话:一切按规矩办,想修路,按程序打报告。”邹永红感慨地告诉记者,刘良凯将军特别讲原则,虽然朴实的乡亲们有时候不理解,但却佩服他对事业的执著和对原则的坚守。

        不仅“不帮忙办事”,刘良凯甚至还“阻挠好事”。去年,刘良雨老人的外孙女高中毕业想参军,但有一项指标不符合规定,当地征兵办公室的人看在刘良凯将军的面上,想放松一点让孩子通过。可远在广西的刘良凯知道后,打电话过来要求严格按规定办。结果外孙女没有当成兵,现在还在广东打工。

        “他太严格了,有些不近人情。”刘良雨的女儿曾抱怨。“其实他还是很讲亲情的。”刘良雨老人并不同意女儿对将军的评价,“他每年过年都要寄几千元钱给我呢。”

        从小就是“首长”

        刘良凯将军1949年6月出生,6岁就开始上学了。当时,作为大姐的刘良雨已经12岁。“他学习特别用功!那时候还没有电灯,他在河堤下面自己搭了一个草棚,晚上就点着煤油灯在草棚里学习。”刘良雨自豪地说。

        将军小时也很调皮,经常会和村里的一些小朋友玩抓特务的游戏。“我记得他参军的时候身高达到1.8米,读小学的时候,已经有很高了。他是村里一帮孩子的‘头’,大家都听他指挥。”老人说,“那时侯,大家都说他像个当官的。”
        
        尽管如此贪玩,刘良凯的学习成绩却很好,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安乡县第一中学,1969年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

        文化铺垫从军路

        凤凰村兽医周全是刘良凯将军的战友。周全记得当年一同当兵时的情形。1968年冬天,征兵办到当地各村征兵,凤凰村有两个名额,刘良凯是村里当仁不让的人选,周全则经过一些波折才入伍。

        出发那天,刘良凯等12名新兵开赴广东惠州。路上,刘良凯教大家唱歌,还背一些古诗给大家听。周全说:“他有很好的组织才能,而且大家都服他。”

        到了部队,周全跟刘良凯分在同一个连队当兵。当时,连队有文化的人少,刘良凯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会做幻灯片。有一次团长来连队视察,刘良凯拿出平时自己制作的反映连队生活的幻灯片,结果赢得团首长的好评。 三年后,周全复员回到家乡,而已经是排长的刘良凯则一步步走向将军之路。

        18年乡情难续

        “他已经18年没有回家了。”周全回忆战友情的时候,刘良雨老人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刘良雨老人记得,弟弟最后一次回家,还是1989年父亲去世的时候。当时刘良凯在广州军区司令部任职,军务繁忙。但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他急急地赶了回来,但只在父亲灵前叩了个头,就因为有任务在身连夜匆匆赶回部队了。

        刘良雨最“记恨”的事情是,1983年母亲临终之前,弟弟答应请假回来的,最终因为临时有紧急任务没有回来。刘良雨说,她们也知道弟弟其实很有孝心,但他只能埋在心里。

        不过,“他每年过节时都会打电话回来。”刘良雨欣慰地说,今年 7月2日,她还跟弟弟通了一次电话,但当时弟弟并没有透露他要去香港任职的消息。刘良雨老人表示,过些日子和弟弟重新联系上后,她会提出要到香港去,“我要在有生之年再看他一眼。”

        一家三口都是兵

        最后,刘良雨老人提供给记者一个手机号码,说是刘良凯将军的。电话接通后,是刘良凯将军在广西军区原来的秘书接听的,他告诉记者,刘政委的新电话不便提供。据介绍,刘政委每天晚上7点到7点半一定会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在处理繁忙的军务之余,他喜欢看哲学和军事方面的书籍,爱好打乒乓球。刘良凯的夫人也是当兵的,现在已经退休;女儿毕业于长沙国防科技大学研究生班,现在部队做通信工作。 
                                            (原载新华网湖南频道 澧县党史办推荐)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