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四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四节  坚持反“清乡”斗争

     

    一、改组中共湘西特委及各县党组织

     

    在国民党反动派“清乡”的白色恐怖中,中共湘西特委常遭破坏,不得不及时整顿和改组。

    1927年12月下旬,湘西特委建立不久,即遭敌人破坏。这时,“特委的负责人发生不好现象,引起一般同志感觉到没有出路而怠工”。于是,湘西特委在1928年1月进行改组,“将蔡、刘撤职(指蔡以忱、刘泽远),增补孙家信、朱明、陈协平到特委工作”。改组后的特委委员仍为7人,即:彭公达、舒玉林、陈昌厚、张盛荣、孙家信、朱明、陈协平。蔡以忱被派往石门工作,刘泽远被派往常桃边界指导武装斗争。为振奋特委本身的革命精神,鼓动群众的革命热情,还击新军阀的破坏活动,湘西特委郑重地发表了《中国共产党湖南省湘西特别委员会宣言》、《中共湘西特委、团湘西特委为反对

     


    ①②引自1928年6月29日《湘西特委给中央的报告》第一号。

    新军阀战争宣言》,号召全体党员和革命群众对国民党反动派不要抱任何幻想,工农兵士起来打倒国民党、反对新军阀战争。

    从1927年11月湘西特委成立至1928年3月,常与特委发生关系的有常德、桃源、汉寿、石门、慈利、澧县、临澧、麻阳等县党组织。

    1928年3月间,湘西特委书记彭公达被叛徒王达逼走(彭公达后来在长沙遇害)。特委改组,舒玉林代理书记,孙家信、蔡以忱、刘云龙、刘仁光、李嘉宗、罗钧、陈协平、陈昌厚为委员。特委机关仍设在常德。常德县未设县委,由特委直接管理,指定罗代周为常德县前河巡视员、王千祥为后河巡视员,专门巡视前后河党务。  

    6月,中共临澧县委被敌人破坏,县委书记刘汉之避走常德,特委调王千祥为临澧县委书记,后河巡视员指定罗钧代理。鉴于管辖范围已扩展到上湘西沅陵、麻阳、溆浦、芷江、辰溪、黔阳等数县,特委决定孙家信回麻阳,另筹建上湘西特区委员会(此计划未实现)。早在5月,中共湖南省委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决定中共湘西北特委合并于湘西特委,另在贺龙工农革命军中建立中共湘西前敌委员会,湘西特委派陈协平去桑植会同贺龙执行决定,因路途阻隔,至阴历五月(阳历6、7月间)陈协平才到达桑植洪家关,正式成立前委。前委由贺龙、贺锦斋、陈协平、张一鸣、李良耀等5人组成,贺龙为书记。同时,湘西特委还派人秘密打入驻常德的敌第二军、第十四军内部,决定将颜尚新一营军队拖开,充实贺龙部队,实现湘西割据计划。  

    6月12日,中共湖南省委为加强对湘西工作的领导,派巡视员任钧、肖国荣来常德改组特委,15日与舒玉林商定,16日召开特委会议。当晚,任钧、

     


    ①常德县的沅水南边称前河,北边称后河。

    ②见1928年6月29日《湘西特委给中央的报告》第一号。

    肖国荣被捕。因敌无凭据, 17日下午,任、肖被释放。18日上午,任钧、肖国荣与舒玉林等讨论工作,决定召开扩大会议,改组特委并讨论工作方针。19日,湘西特委扩大会议在红坡寺举行,到会约10人。舒玉林主持会议并报告湘西工作,任钧报告政治情形及省委对湘西工作决议案。会议对特委又一次进行改组,书记舒玉林,常委蔡以忱、罗钧,委员张铨、刘泽远、苏振(又名苏春成)、陈昌厚。会议还对湘西党的工作作出明确详细的规定,对各县党的组织提出严格要求。同时,成立中共常德县委和中共常德市委。

    7月中旬,常德、桃源警方根据叛徒曾松龄的供词,协同破坏湘西特委地下联络机关东壁斋,查出特委6月7日写给省委的工作报告等文件底稿和印刷品,捕杀了机关工作人员刘大嫂、陈觉、刘春生、陈桂生、肖鹤林、刘珊庭、黎茂兰、田家、杨家生等9人。特委书记舒玉林和特委常委蔡以忱分途避走长沙、澧县,但不幸先后被捕牺牲。潜入在敌第十四军中的地下党支部亦遭破坏。第八十四师一营营长颜尚新及排长王龙章也被杀害,策动军队起义的计划未成。县城党组织和暴动计划被敌察觉。一天夜里,敌人包围普兴织布厂,在厂门口砍杀了厂地下党支部书记顾懋玉、支部成员杨春初等6人。  

    同年7月,中共常德县委设在红坡寺的机关被破坏,常德县委书记罗代周被捕,供出特委各县地下党组织负责人,接着,被捕的原湘西特委委员李嘉宗叛变。反动军警根据这些叛徒的供词,四处搜捕共产党人,使不少党的组织遭破坏,党的负责人遭屠杀,给革命造成巨大损失。

    这时,以太浮山为中心的湘西工农革命军第四支队被敌击溃,时任第四支队党代表的陈昌厚突围脱险,投奔贺龙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特委委员刘泽远,潜往常、汉交界的兴隆镇河伯桥,联系地下党员,袭击反动团防,惩处土豪劣绅,以图再举。随后,刘泽远偕王千祥、戴先凡、欧阳钧等潜入汉寿县城发动地下党员,在城关张贴革命标语,开展“反清乡”斗争。这些活动很快引起敌人的注意,在城关挨户搜查。刘泽远离开县城,潜入南县找省委,将原益阳特委、南华安特委扩大为中共湘西特委,刘泽远任书记,詹乐贫、崔汉章为常委,徐少保、陈刚、周菊九为委员。特委组建后,常德、澧县、南县、华容、安县、益阳、沅江、汉寿等县党的部分组织得到恢复。    

    湘西特委恢复后,刘泽远常在滨湖一带召集党的会议,指导检查工作。特委委员陈刚和黄克佐等组织了一支100多人、60余枪的游击队,出没湖港,打击敌人,遭到团防的追剿。面对日益严峻的形势,刘泽远召集陈刚、许立中、黄克佐等在大连障开会,商定派陈刚、徐少保、黄克佐等带领游击队北上洪湖。

    9月30日,陈刚与黄克佐前往常德十美堂同庆垸召开北上洪湖骨干会,汉寿县挨户团第三常备队长朱继元带领数十枪兵,包围开会地点姚敢甫家,逮捕陈刚、黄克佐等7人。不久,将陈刚杀害。游击队北上洪湖计划未成。此后,刘泽远辗转汉寿、南县,继续秘密组建工农武装。

    12月,欧阳钧在常德叛变告密:“汉寿大连障沙湾地方,设有共产党机关,汉寿县委书记即以之为活动中心,湘西特委刘泽远、詹乐贫等均时常在该地集合,企图暴动”。敌人一面“多方计划,密定机宜”,一面派欧阳钧潜入汉寿,密探党的行踪,设下围捕圈套。1929年1月1日深夜,常德、汉寿两县国民党指导委员会,令驻汉寿国民党军朱刚伟团一营营长杨炼煊,率领便衣士兵数十人,由叛徒欧阳钧带路,包围大连障辰卯号杨泗庙,刘泽远等3人被捕,黄承广、刘芙英2人被打死,搜走游击队长短枪8支和宣传纲要等文件。次日,刘泽远被敌人押回常德,3月4日将刘泽远杀害于常德泮池坪。1929年1月8日,原汉寿县委书记、湘西特委常委詹乐贫在南县沈家沟活动时,被彭裔谦率领的汉寿挨户团总局第五常备队逮捕,押解回县。县长杨世昌“以该犯党羽众多,情势紧迫,随经处以死刑方防意外”为由,于1月11日将詹乐贫杀害于汉寿城。至此,湘西特委再次惨遭破坏。

    1929年2月,中共湖南省委派杜修经去南(县)华(容)安(乡)寻找湘西特委,恢复湘西工作。3月16日,杜修经在安乡协安垸召集会议,改组湘西特委,成立中共湘西临时特委,书记徐少保。会议决定将湘西特委所辖区域划分为4个巡视区,每区派1名巡视员,指导该区县委工作。南县、华容、安乡3县以南县为中心,巡视员姓张;澧水区澧县、临澧、慈利、石门以津市为中心,巡视员邱育之;常桃区以常德为中心,巡视员杜修经;益沅汉区以沅江为中心,特委机关先拟设在津市,后改在沅江乡村。4月,恢复南县、华容、安乡、澧县、临澧、沅江、益阳等县的党组织,建立了6个区委、3个支部、有党员200余人。

    1929年9月25日,中共湖南省委遵照中央指示,将湘西临时特委并入湖北省鄂西特委,特委书记徐少保参加鄂西特委工作。湘西特委从1927年11月建立到1929年9月结束,历时近两年,在常德党的建设发展史上虽属短暂,但培养和锻炼了大批的共产党人,为贺龙率领的红军创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输送了一批红军指挥员和地方党政组织的负责人。

    党的八七会议后,常德各县党组织有的虽然恢复,领导力量仍很薄弱,党的发展跟不上革命形势的发展。1927年11月,湘西特委一建立,就把党的建设作为头等工作去抓,除常德县直接由特委领导外,其他各县都派出特委委员和党内骨干协助工作,担任党的负责人,使党的组织迅速建立起来。

    常德县是湘西特委机关所在地。特委始建时,县内“由特委书记兼管一切工作,并派巡视员专门巡视前、后河党务组织情况”,党的组织得到很快发展。1928年6月,将常德市从常德县划分出来,单独建立中共常德县委和常德市委。

    特委分设中共常德县委和中共常德市委后,中共常德县委书记罗代周,县委委员唐伯厚、魏永泉,领导护城、渐安、鼎安、四贤、同德等区委,全县总计共产党员300余人。

    中共常德市委书记由湘西特委常委罗钧兼任,委员也是特委舒玉林、蔡以忱兼。

    桃源县在特委建立前,省委就派刘纯则接替县委书记职务,组建新的县委班子。袁俭予、曾松龄、凤碧山、方文之先后任县委书记。

    1927年11月,湘西特委派刘继光、邱育之、邹墨池去临澧恢复党组织,成立中共临澧县委会,刘汉之任书记。1928年6月,县委机关被破坏,刘汉之撤往常德。特委调王千祥任临澧县委书记,文承宝任委员。县委活动区域在与鳌山接近的朱家祠堂、合口、杨板桥等处,有党员百余人。1929年1月,王千祥在常德被捕牺牲。同年秋,湘西特委又派人先后到临澧恢复发展党团组织,建立临澧党团混合县委,书记颜伯庭。1930年冬,县委再遭敌破坏,停止活动。

    1928年1月,湘西特委调中共澧县县委书记杨杰卿到常德工作,同时派原特委委员张盛荣到澧县任县委书记。2月,张盛荣被捕,湘西特委书记彭公达派黄子春继任澧县县委书记。黄子春抵澧后,通过第二联络处找到地下党员刘德芳,始知张盛荣3天前被杀害,一些党员被逮捕,不少党员外避,领导找不着同志,同志找不到组织,形势险恶。黄子春寻找党员,准备组织地下武装。几天后,黄子春被捕入狱。因敌人查不出证据,黄子春坐牢30多天后被释放,黄出狱后回到湘西特委。3月,刘健力去澧县继任县委书记。刘健力先后在津市、澧城和西一区一带进行秘密活动,终因人地生疏,难以打开工作局面,加上双眼陡然失明,经组织同意回湘西特委。1929年3月,中共湘西临时特委派邱育之负责澧县党的工作,但县委没有恢复起来。  

    中共湘西特委组建前中共石门县委已经成立,书记伍伯显,后因伍伯显被敌通缉,只得离职。1927年12月,为开展石门年关暴动,湘西特委派特委委员舒玉林任县委书记。 1928年2月,特委蔡以忱接任石门县委书记。改组后的县委成员有蔡以忱、伍伯显、龙家泉、曾庆轩、陈奇谟、盛联熊、袁任远、苏清镐、邢业炳。这年2月初,由贺龙指定张海涛代理县委书记。5月,曾庆轩任书记。1928年冬至1932年春,县委书记陈奇谟。

    湘西特委建立后,彭公达派戴武孝任中共汉寿县委书记,戴武孝根据特委指示,恢复党组织和发展党员,有党员150人。1927年12月初,湘西特委加派一批军事干部和农运干部到汉寿指导工作,调罗卜继任汉寿县委书记。1928年1月,毛德岸、毛颖、罗卜等被捕遇难,县委遭破坏,党员人数减少到120人。罗卜被捕后,特委派贺敬之到汉寿任县委书记。因贺畏缩,工作无进展。7月,湘西特委委员刘泽远到汉寿整理党务,继任县委书记,党的发展遍及城乡,有党员200多人。7月中旬,由于叛徒出卖,汉寿县城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党的秘密机关被查抄,敌军第十四军第五师三团枪兵围城搜捕,逮捕党员和青年41名,不少人自首。1928年9月,特委派严凯成任汉寿县委书记,直到1929年1月,严转移至宁乡,汉寿县委停止活动。    

    湘西特委先派李立新任慈利党团混合支部书记,后派易汉发任中共慈利县委书记,党员发展到80多人。

    沅陵、辰溪、溆浦、麻阳、芷江等县,湘西特委曾多次派人去加强领导,党的工作都取得一定进展。1928年1月,特委首先派在常德做交通联络工作的刘百川、刘巨川去麻阳工作。1月中旬,建立中共麻阳县委,滕英斋任县委书记,黄海生任组织委员,黄万亿任宣传委员,田湘任妇女委员,赵圣林任农委委员,刘百川任工委委员,进行了党、团员登记整顿。3月,县委在县城内扩建了1个支部。

    刘巨川去麻阳不久,被派往芷江,以刻字为掩护,与地下党员刘文化、田其宾 、郭大显发展党员,成立了党支部,支部书记刘巨川,组织委员田其宾,宣传委员郭大显,在县城建立了交通联络站。

    1928年3月,建立了隶属湘西特委的溆浦县委,书记张子平,委员武德章、王鸿志、贺振六。1928年5月,湘西特委将杨杰卿从澧县调往溆浦县指导工作。

    湘西特委派特委委员陈协平参加贺龙领导的湘西前敌委员会后,在工农革命军所在地桑植、大庸均建立了党组织。

    湘西特委在自身整顿、改组的同时,整顿、改组各县县委,增强了各县县委的战斗力,对湘西地区的革命斗争起到了核心领导作用,反击了敌人的残酷“清乡”,鼓舞了人民的革命斗志,推动了湘西地区的革命武装斗争。

     

    二、计除临澧“五害”

     

    临澧县赵伯履,大革命时期窃取县挨户团副主任要职,掌握武装大权。1927年5月24日,他勾结反动军队制造了临澧县的反革命政变,以“共党”罪名捕杀无辜群众,与县财产保管处处长蒋英儒、县教育局长邵国恩、两级小学校长黄陶吾、两级女校校长陈炳勋成为临澧人民眼中的“五害”。

    1928年2月初,李宗仁、程潜领导的西征军攻入湖南,令第二军鲁涤平部进攻津澧。3月2日,第二军派第四师驻扎临澧,解除了唐生智部任命的原县长职务,委派第四师政治部主任李道宗(国民党中央政治讲习班毕业,共产党员)接任县长。对此,赵伯履心怀不满,企图干掉李道宗,取而代之。这时,曾被东征军唐生智部关进长沙陆军监狱的中共湖南省军委书记黄鳌越狱潜回临澧,他即与中共临澧地下党取得联系,秘密联络革命同志,掌握了赵伯履一伙的阴谋和罪行。深感“五害”不除,临澧不宁。经与倾向革命的第四师政治部秘书苑志雄、团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谭醒商量,决定利用该师力量,智除“五害”。并与中共湘西特委取得联系,通报第四师师长王捷俊、副师长谢毅伯思想进步,代理师政治部主任彭侃、政治部秘书苑志雄、团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谭醒等政治可靠的情况和剪除“五害”的要求,得到特委书记彭公达的支持,特委派出陈协平、王千祥、罗钧、康序焕等,分别前往临澧看望第四师政治可靠的官兵。不几天,黄鳌、彭侃、谭醒、苑志雄到湘西特委,由特委负责人主持,在河洑山开会研究,最后确定剪除“五害”,由黄鳌、谭醒负主责,经黄鳌、谭醒、李道宗等人研究,拟定以赵伯履一伙“通共”的罪名,计除“五害”:1、以地下党组织的名义给赵伯履写一封密信,约他于某月某日举行暴动,向他通报联络信号和细节;2、要李道宗在县邮政局扣压此信,作为赵的主要“罪证”;3、以署名汪洋的民众名义,拟写一封控告信,告发赵伯履一伙“秘密组织共产党、阴谋进行武装暴动”,要求政府严惩。由于计划周密,赵伯履“通共”的人证、物证俱齐,县长李道宗将这些证据面呈师长王捷俊、副师长谢毅伯,并征得王、谢二人同意后,于5月7日召开的五七国耻大会上将这5人公开处决。  

     

    三、坚持游击战争

     

    中共湘西特委和各县党组织除发动年关暴动、组织武装起义外,还将农民自卫武装组织起来,派党员领导农民武装的游击战争,打击地方反动势力。澧县南二区双垸乡(今李家铺乡)农民协会委员长胡彩青,19277月加入共产党。1928年夏,组织一支60余人20多条枪的农民自卫武装。同年7月,在国民党反动派白色恐怖下,胡彩青带领自卫队与敌周旋。中共湘西特委和中共澧县县委通过对这支武装加强领导,发展党员,增派骨干,充实人员,使之在反清乡中得以壮大,经常出没于澧县、汉寿、安乡、常德、沅江一带惩治土豪,捕杀劣绅,袭击团防,解救被捕群众,给敌人以沉重打击。19295月,这支自卫队救出被捕的双垸乡农协会员3人,缴敌枪2支。10月,胡彩青率自卫队奔袭汉寿,处决1名杨姓反动区长,缴获60多支枪,并没收地主、富商的粮油、布匹及其他什物分给当地贫苦农民。接着,在澧县大潭寺截获敌人5只运粮的驳轮,全部分给剅港灾区群众。1930年春,胡彩青率70多人枪,分乘5条轻舟,直插九垸马齿潭,杀死乡长兼垸务主任万昌炎。4月,又除掉土豪匪霸周子荣。8月,游击安乡桑林湾,镇压团总陈盘洲。在返回新洲九堰时,处决叛徒田玉芬。武装斗争不断取得胜利,队伍扩大到300多人枪,发展共产党员40多名。11月,红二军团攻下津市,贺龙会见胡彩青、张万元等农民武装负责人,送给他们一批武器,鼓励他们坚持武装斗争。此后,军阀何键调动大批军队围攻津市,红军主动撤离,敌人严厉清乡,胡彩青的农民武装队伍几经挫折,力量日渐削弱,分散潜伏。1931年夏,澧县南三区、东三区清乡区长程若金、徐策植带领枪警逐垸追击,逐户搜查,潜伏下来的20余名武装队员遭到枪杀。1931年7月10日,敌侦探蒋云青、曹子贞、陈道元带叛徒指认,胡彩青被捕,并于10月9日在澧县县城壮烈牺牲。胡彩青率领的这支农民武装在斗争中共处决敌对分子47人,沉重地打击了地方反动势力。

    石门南乡起义失败后,由湘西特委委员陈昌厚、临澧起义骨干王再生、全受益、颜海棠等20多名队员组成一支游击队,在常德、临澧边境的柏枝七姑山、鳌山一带坚持活动,处决了当地团防骨干李华清、劣绅全莲堂。这支游击武装的活动,影响很大,遭到了临澧反动当局的清剿和镇压。后来,这支队伍化整为零,分散隐蔽,游击队员颜海棠将保存下来的4支驳壳枪交给了后来到临澧开展革命活动的湘西特委巡视员邱育之,装备了南华安游击队。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