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三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三节  开展经济斗争

     

    中共中央和中共湖南区委,对农民的经济斗争早有明确的指示。1926年10月1日至13日,中共湖南区委召开第六次全省代表大会,提出要把农民最低限度的政治、经济要求作为发动农民为自身利益奋斗的政纲,开展减租、减息、退押等活动,从多方面削弱农村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常德的党组织根据这一精神,在摧毁封建统治政治基础的同时,开展了以减租、减息、退押为主要内容的经济斗争。

     

    一、减租退押

     

    减租退押,是限制封建剥削的一项重要措施。在农运中,各县都实行“二五”减租,即在原租额的基础上减少25%。汉寿县利号乡农协会,于1926年秋就发动农民减租、减息,迫使地主当年减租减息二三成。常德县成德区是一些大豪绅驱使农民修筑的新垸,地势低洼,常遭渍淹,但租谷奇重,每斗田须交租谷1石4斗,占正常年景收获量的5成,如遇灾害,佃户往往交不起租。县农民协会决定,普遍实行“二五”减租,成德区情况特殊,每斗田的租谷限定在50公斤左右,约减少了一半,并张贴布告,不准地主抬高租额,也不准借故夺佃,违者严惩。桃源县农民协会发动农民减租时,规定每斗田的租额不准超过1石谷,县府还发出通告,凡土豪劣绅放出的“孤老钱”、“印子钱”、“驴打滚”等高利贷,一律取消利息。

    过去地主出租土地从佃户手里勒索的押金,相当于一年的租额。有些佃户没法筹得这笔押金,又不得不租种土地为生,只得向地主借债,致使债台高筑,甚至倾家荡产。在经济斗争中,各级农民协会命令地主退还全部押金,否则重罚。

    当时的土豪劣绅,生怕农民协会惩处,不仅同意减租减息退押,就是减租后的租谷也不敢收,减息后的债务也不敢要,听说要退押金,也不得不全部清退。

     

    二、平粜和禁运粮食

     

    每逢粮食欠收和青黄不接,农民缺粮少吃,土豪劣绅乘机垄断粮食,或囤积居奇,或运粮外出,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常德地区的党组织根据上级指示,发动农民协会平粜、禁运。各县发出布告,粮食实行平粜,规定每石谷价为4块银洋,告示一出,市场上粮食奇缺,土豪劣绅和不法商人囤积的粮食不卖,制造粮荒。各地农民协会及时发动农民,查封囤积粮食的仓库,限令平价出售,对顽抗者交特别法庭惩处。

    常德县四贤区的大土豪陈道武,囤积粮食数百石,迟迟不愿出售,区农协会将他捉拿交县特别法庭定罪,囤积的粮食作逆产没收,分给穷人度荒。消息传开,其他囤粮者恐慌起来,陆续将粮食运到市场平价销售。这时,有些不法商人又乘机套购,企图运粮出境。各地农协组织,根据党组织的安排,立即开展阻禁粮食外运的斗争。德山港口的豪商康善保,本来囤粮不少,又套购粮食,暗地同湖北夏斗寅部的不法官兵勾结,以部队采购军粮为名,开来两艘轮船和10多艘大帆船,停泊在德山孤峰岭下,为康善保运粮,并在草坪等地设立所谓“军粮采购点”,串通土豪劣绅运粮出境。在县城的土豪蒋万兴、李亨太等,这时也伪装开明,声称“多卖粮食支援北伐”,要运粮外出。党组织和县农协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诡计,发动兴隆区和斗姆区农协的积极分子,将康善保和船老板套购的粮食全部扣留,同押船的军人交涉,强调补上省府作抵军粮的证明后才能运走。康善保见阴谋败露,只得老实认罪,愿以平价销售这些粮食。其他豪绅也不敢学康善保耍花招了。

     

    三、查处豪绅逆产浮财

     

    1926年12月,全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和农民代表大会通过《关于没收逆产问题决议案》后,各地农协纷纷成立仲裁委员会,清查土豪劣绅侵吞的逆产,包括他们掌握的族产、庙产、地方积产、各种会产,以及霸占农民的私产等等。仲裁委员会根据每个豪绅侵吞的恶劣程度和富有状况,裁定对其应没收的金、银、光洋、粮食、贵重物件等浮财的多少。常德县黄洲区大恶霸杨仲达的家产,均属残酷剥削和压榨而来,区农协仲裁委员会裁定没收其全部浮财,作为兴办公益事业的资金。同时没收其80%的土地和房屋,分给当地穷人。周士区农民协会仲裁委员会,对那些一贯作威作福的大土豪劣绅都认真清算,除裁定浮财的没收数量外,对凡拥有400亩以上土地的豪绅,没收其总田亩的20%,按田价(当时每斗田定价3石谷)交款,称之为“没收代金”。大土豪胡永志占田千亩,令其交没收代金2800块银元;沈百川占田800亩,令其交没收代金2400块银元。

    安乡县各区乡农协会,在镇压和斗争大土豪劣绅中,没收浮财光洋7400元,稻谷14200石,蚕豆300多石,肥猪10多头。慈利县各地农协会成立清算小组,清算豪绅的地租和高利贷剥削,清算豪绅掌握的祠堂、庙宇、教堂的公产、捐款和义谷、派款。清算的结果数字惊人,农民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我们一年忙到头的钱粮是被这些毒蛇吞了。”

     

    四、取消附加剥削

     

    常德各地的地主豪绅剥削农民的名目繁多,他们要佃户交纳的租谷、押金本来就很重,要佃户交纳的债务利息本来就高。但是,他们还要佃户承担各种附加剥削,并且把收取附加剥削作为多年来进一步压榨农民的陈规。例如规定佃户按每石租谷向地主献工1个,名曰“甩工”,或到地主家做工,或按工价交款;规定按斗田一串钱(即六分之一银元)的数额,每年向地主家送礼,名曰“礼金”;如果地主家有红白喜事,还要另外送礼。否则,地主即可借故夺佃。这样的附加剥削,对地主来说,似乎无足轻重,对佃户来说,承受不起。各地农民协会的仲裁委员会根据农民的强烈要求,在没收地主豪绅的逆产时,宣布取消对佃户的各种附加剥削,废除各种附加剥削的陈规,并交代地主豪绅不准借故夺佃,否则给予严厉制裁。地主豪绅的各种附加剥削就这样一风吹了。

     

    五、实行耕地农有

     

    早在1925年10月,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就提出“没收军阀、官僚、寺院、大地东的田地”,交给农民,实现“耕地农有”。同月,中共湖南区委召开扩大会议,作出《关于农民运动决议案》,拥护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主张。在中共湖南区委的推动下,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农民部于1927年4月15日,发表《告农民书》,指出“农运的目的,不在减租减息,而在解决土地问题”,实现“耕者有其田”。

    常德各地的党组织根据中央和中共湖南区委的指示精神,计划先发动农民减租减息退押,接着实行耕地农有。由于大革命的失败,这一计划未能完全实现。但也有行动早的地方实现了耕地农有。在石门县南圻区农民协会成立大会上,会长杨烈就激昂地宣布:我们的斗争计划第一步打鸦片,打土豪,第二步分田地!1927年的农历端午节期间,虽然县城里发生了反动派屠杀农协、工会负责人的事件,反动气焰回升,但是南乡共产党员不畏强暴,仍在街头大张旗鼓地向群众演说:“你们看,这端午节,地主们又吃粽子又吃肉,我们农民吃什么?有的吃不饱饭,有的揭不开锅。今年下半年,不打课(交租)给他们(指地主)!田哪里是他们的?是我们穷苦人民开垦出来的,是他们占去的。”启发大家讨回自己的田。水南渡乡农协,打倒了土豪劣绅覃正定和唐众丹,把他们的田分给穷苦农民,分给农民的田里还插上写有户主姓名、田地亩数的牌子。

     

    六、冲击税务关卡

     

    1926年5月中旬,常德城内爆发工人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矛头直指县知事公署及印花局、榷运局,中共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派共产党员刘泽远发动郊区农民配合行动,刘泽远立即带领四官庙农民协会青年会员100多人,开展抗税斗争,一举捣毁了设在河洑、落路口等处的税务稽征所。当他们冲进落路口税务所时,正遇着两个税棍勒索一位用土布换棉纱的农民。他们上前为那个农民夺回土布。税征所所长走出来,给他们安上“造反”的罪名。刘泽远怒斥道:“你们假收税之名,敲诈勒索,天理何在,该不该反?”这次抗税斗争激起了郊区农民抗税抗捐的浪潮,当时城内的驻军因湘军内战发生,无力干预,县署惟恐事态扩大,只得发布通告,撤销设在郊区的几个税征关卡,取消加在工人农民头上的几种税捐。

    临澧县合口百货厘金局(简称百货局),是国民革命军第九军不法官兵设的税卡机关,局址在合口镇树行街。凡过往竹木排筏,大舟小船,行商坐贾,向他们交足了种种税捐,方保来去无事,否则,无法路过和立足。1927年1月15日,合口商民协会与国民党第四区党部成立大会在合口举行。会后,与会的各界群众3000多人,举行示威游行,路经百货局时,人们高呼“取消苛捐杂税!”“打倒贪官污吏!”“打倒百货局!”等口号。局长梁金石下令开枪,打死游行群众王业贞,孙永泉、王振松、章景春等人身受重伤。在场的小学校长贺祖泽立即草拟“快邮代电”,将惨案真相通告各地,请求社会声援。中共临澧特支书记、临澧县农民协会委员长胡求仙和县农协执委杨尊三带领各界代表30多人组成请愿团,赴县城请愿,提出限期3天内答复的3条:1、取消苛捐杂税,撤销百货局;2、安抚遇难者家属,当面道歉;3、隆重安葬死者,并给家属扶恤金。当局无奈,只得于第3天全盘接受。请愿团随即返回,在五通庙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合口各界群众及近郊农民数千人参加,送挽联400多幅。不久,百货局撤销。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