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七章 第一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  七  章

    反革命的血腥镇压和大革命的失败

     

    1927年初夏之际,正当常德党组织领导的工农大革命轰轰烈烈向前发展的时候,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接着,长沙于5月21日发生反革命的马日事变。从5月21日起到5月27日,常德各地先后发生反革命事变。国民党反动派在事变中血腥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大肆破坏党组织和群众革命团体,把方兴未艾的大革命镇压下去了。

     

    第一节  党组织的应变思想和行动

     

    一、思想上有所准备

     

    1926年12月27日,毛泽东在湖南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上的闭幕讲话中,从分析国际、国内和省内形势入手,明确提醒大家说:现时的湖南虽然由国民政府所统治,但是实际上还是国民政府与赵恒惕共同的统治,因为赵恒惕虽然不在湖南了,然而赵恒惕的余孽——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在湖南省还有很大的势力。毛泽东的这一讲话精神,传达到常德各级党组织和广大群众中,党组织的一些负责人,对当时形势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特别是各种反动势力在国内、省内和常德各地,不断制造反革命事件,引起常德党组织的警觉。1927年3月下旬,以中共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王基永、许和钧为主的国民党湘西党务专员办公厅,召开湘西各县市党部主任联席会议,在《反

     


    ①见1926年12月28日《湖南民报》。

    对叛党的蒋介石决议案》中严正指出:蒋介石“自去年三月二十事变(指中山舰事变)后日益右倾,近更由右而反动”。并历数了蒋介石解散粤港罢工委员会、独揽军政大权、解散广州特别市党部和广东汽车工会、坚持中央党部及国民政府建立在南昌、阻止汪精卫复职、辞退国民政府高等政治顾问鲍罗廷、起用亲日走狗黄郛和贺得邻、密派吴铁城和戴季陶赴日勾结日本帝国主义等反动事实后说:“凡此种种反动事实,实与军阀无异。本会议对此倒行逆施、违背孙总理政策的蒋介石,除径电责外,应通电全国各级党部一致反对。”这次会议还在《关于湘西问题决议案》和《宣言》中,进一步强调“非武装工农不可”,“由政府发给农民枪支”,“政府如不积极赞助农人武装,我们即认为政府无诚意改革湘西政治,解放湘西人民”。  

    1927年5月1日,国民党常德市、县党部和民众团体在德山市(德山对岸德山街,今船厂处)召开纪念五一节大会,中共常德地委委员、地委公开代表许和钧在大会上报告说:“中国的国民革命,虽然胜利了,得到了大半个中国,但是帝国主义、军阀、买办阶级、资产阶级、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工贼市侩,尚在联合他们的反动势力,向我们的革命势力进攻,蒋介石最近的反动,就可以证明。”  

    上述湘西会议的议案和许和钧的演说,表达了中共常德地委对当时严峻形势的看法。基于这种认识,常德各级党组织采取组建军队、打击反动势力的破坏活动等措施,稳定局势。

     

    二、中共常德地委三次组军

     

    1926年上半年,廖如愿、蒋兆骧、许和钧等地委成员,都感到陈独秀只

     


    ①见1927年5月3日《湘西民报》。

    抓政治,不抓军事,有些不妥,就请示上级设法组建正规军队。随着认识的进一步明确,组军的思想更加坚定,前后有3次组军活动。

    1926年秋,地委想利用蒋兆骧与慈利管随敬的同学关系,以管随敬的武装为基础组军,便派蒋兆骧先与常德驻军师长贺耀祖联系,搞个合法的名称,蒋说叫常澧清乡司令部,贺不同意,只同意叫慈临清乡司令部,司令部设在常德城皇经台附近詹王宫街衡(阳)永(州)桂(阳州)会馆内。但当管随敬从慈利调些枪支到常德来时,贺突然变卦,搜查了司令部,搜出几枝破枪,这次组军即告破产。  

    1927年春,地委派工人胡梅初做常德青红帮头子蔡良臣等的工作,想弄些枪支组军,终未成功。

    1927年3月,许和钧代廖如愿参加中共湖南区委扩大会议后,向地委传达抓紧组军的指示精神。不久,廖如愿参加中央五大后回来,说中共湖南省委决定长沙、常德、衡阳各建一个军,常德的一个军由常德地委组建,廖如愿任军长。经研究决定,在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的基础上组军,先训练组军干部,由许和钧在烈士祠办湘西工农干部训练班,计划每期训练100人,轮流培训各县工农干部,第一期招了80人。因为烈士祠的房子正在扩建,受训人员暂住在大高山巷湘西民报馆内,未及开学上课,敬日事变发生了,这次组军也未成功。

     

    三、打击反革命的破坏活动

     

    常德各地党组织发现破坏工农运动、诬蔑共产党的苗头,立即发动工农群众查处,严厉打击为首的顽固分子。

     


    ①5月24日的电报代日韵目为“敬”,史称常德这天的反革命事变为敬日事变。

    1927年3月,桃源县崇义乡刘国仲,公然对农协会的人说:农协会是“雪”,是过不得6月的,你们莫太得意了。农协会负责人曾文宏立即把他抓起来,叫他戴猪脑壳高帽游乡,并打了他500板,以示惩罚。太平桥农协在群众大会上处决大劣绅兰春初时,漆河农协会把黄甲铺的大劣绅余雅斋送去陪斩,余不仅不思悔改,反而企图报复,他被保释回乡后,便勾结几个顽固豪绅,收买一些走卒,组织起反动武装“太阳会”。“太阳会”的意思是说农协是“雪”,见不得太阳,妄图消灭农协会。4月,理公港农协会会员余福新、余福廷、张玉皆等,在古儿垴摸进余雅斋的住房,准备除掉这个恶棍,不料让他溜掉了。5月,鲁世禹率漆河农协会员和九溪农协会员共600多人,再次攻打“太阳会”,烧掉余雅斋的房屋,捣毁“太阳会”的老巢。

    1927年3月,石门县福田农协会演文明戏,宣传剪头发、打鸦片、打倒土豪劣绅。当地劣绅陈华堂看到后,极为不满,纠合一些人唱对台戏,经农协会查明后,处决了陈华堂。土豪劣绅丰丹玉一看形势不好,就马上与出身大户、居心叵测的侯宗汉笼络一帮乌合之众,也扯起了农会大旗,暗地里和农协会作对,县农协发现他们的农会成分不纯,不予承认,使这个假农会破产。  

    1927年4月初,湘西匪首周铁鞭之子周小鞭窜到汉寿,妄图抢夺工人纠察队枪支,谋杀国民党县党部、县农协、县工会负责人。14日,中共汉寿县委派工人纠察队将他捕获,经县长刘炆和公法团体批准予以处决。同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后,汉寿的反动派又蠢蠢欲动,最先发难的是梅孟乔的干儿子马绍武。4月下旬,他勾结地主豪绅,以农会组织修复沧港驿护堤,危害东北乡防洪为借口,纠集地主武装,裹胁数百名不明真相的农民围攻县城。中共汉寿县委委员陈刚,受命指挥作战,他一面组织县

     


    ①见1927年4月19日《湖南民报》。

    城工人和城郊农民数千人,自带火铳、炮竹、梭镖、大刀,埋伏在县城东郊堤脚,燃炮放铳,摇旗呐喊,大造声势;一面和工人纠察队长李年华率领100多名队员,摆开伏击阵式,对天鸣枪,喊话分化敌人。这样,既驱散了围攻县城的全部人马,没有伤害受蒙蔽群众,又粉碎了马绍武的阴谋。

    国民党西山会议派万定球,1926年12月,冒充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到常德县成德区(今洞庭乡一带)门板洲,纠集外地迁来的农民组成假农会,与门板洲农民协会对抗,利用外来农民与当地老住户原有的隔阂,挑起帮派械斗,打伤农协会员数人。驻扎在成德区的反动团防大队,暗中与万定球勾结,以弹压械斗为名,逮捕10多名农协会骨干。农协会立即发动二三百人,到县政府要求释放被捕人员,严惩万定球,县长惟恐事态扩大,声言将万定球捉拿归案。与此同时,县农协筹备委员会即刻派人前往成德区,揭露万定球的罪行,教育农民放弃帮派械斗,按地域组织农协会,同封建势力斗争。农协会派人冲到成德区公所所在地陈家嘴(今安乡县安成乡),一举缴获团防大队枪支20余支,遣散团丁,除掉了土豪劣绅的保护伞。万定球见阴谋败露,慌忙逃去。

    常德县周士区(今周家店)土豪劣绅刘廷桢之子刘树华,在北伐军入湘后,混入北伐军驻省部队当副团长。1927年元月,他听说父亲受到农民协会的冲击,家中大斗小斗、大秤小秤全部被没收,乘机窜回家中,散布谣言,说什么“省府决定农民协会要由国民党来办”,诬蔑农协会员“是一些无恒业恒产的游手好闲分子”。国民党周士区党部中的右翼分子也叫嚷起来,说“农民协会破坏了国共合作”。刘树华还借家族联欢之名,收买刘姓的农协会员,拉拢后进农民,企图搞垮周士区农协会,把农协会变成他们的御用工具。他们以国民党周士区党部的名义,广发通知:“于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七时在永兴宫前坪召开国民党员和工、农、妇群众大会”。常德地委和县农协筹备会得悉这个情报,决定将计就计,一面派农民武装总队负责人吴承厚,带领40多名荷枪实弹的队员,直奔周士区,控制那里的局势;一面从四贤区(今镇德桥镇)调集农协会员400多名,手执长矛大刀,由农运特派员廖顺之率领,按时赶到会场。大会即将开始,吴承厚带领纠察队闯进会场,监视主席台,接着数百名陌生的农协会员控制会场四周。国民党周士区党部的几个右翼分子和少数不法豪劣,想乘隙溜走,都被纠察队员拦住。这时,区农协委员长夏永嘉走上主席台,当众揭露反动分子造谣惑众,挑拨离间,妄图向农民反攻倒算的阴谋。受骗的农民明白了真相,高呼“打倒土豪劣绅!”刘树华情知大事不好,悄悄溜回省城。

    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常德县国民党右派,在城里收买一些流氓无赖,伪装共青团员,窜到农村造谣说:“共产党马上就在农村共产共妻了”,“军人(指北伐军军人)有3个月不回家的,农会就作主将他们的妻子嫁给那伙流氓地痞了”,“共产党到‘五一’就要开始屠杀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常德党组织闻讯,立即部署各群众组织派人下乡辟谣。常德县妇女协会委员、共产党员朱家瑛,按照党组织的安排,带领一些妇女骨干,到陈家嘴、门板洲、花山、团坪等农村,配合当地农协会开展革命宣传,揭穿各种谣言,迅速查出以张子范、张锐等为首造谣的不法分子,缴获了他们的反动旗帜、标语和宣传册子,并将他们送交县特别法庭公审,张子范、张锐被判处死刑,给了国民党右派势力以应有的打击。

     

    四、紧急调集工农武装

     

    1927年4月下旬,中共汉寿县委决定加强武装斗争。县委书记詹乐贫不再担任书记,他与县委委员曾鹤皋专门负责抓武装斗争,县委书记由邓乾元担任。常德发生反革命敬日事变的当天,汉寿县委在县城召开应变会议,决定:(1)全县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队迅速在离城13公里的云台山集结,组建汉寿县工农自卫军,詹乐贫、曾鹤皋为正、副总指挥;(2)邓乾元、陈刚、张启幕等留城稳定局势,筹借粮款;(3)派帅孟奇北上武汉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会后,县委紧急动员城区的党员骨干深入农村,进行武装斗争的宣传发动工作。25日凌晨,县城工人纠察队及西南各区、乡农民自卫队纷纷赶到云台山,很快集结数千人。这天上午,詹乐贫主持召开誓师大会,宣布县委关于建立汉寿县工农自卫军的决定,号召工农群众拿起武器,反抗国民党右派的进攻,保卫已经取得的革命成果。这时,正遇长期与农协会作对的劣绅杨明德路过,他冲着自卫军逞威风,说省里工会、农会的头头都杀了,县里的也活不成。詹乐贫下令当场处决了这个反动家伙,大振了军威。当天下午,工农自卫军在詹乐贫、曾鹤皋率领下,进县城游行示威,受到全城群众的欢迎。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