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五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五节  开展经济文化建设

     

    对农村的经济、文化建设也是各地党组织和农协会关注的大事,在紧张激烈的革命斗争活动中,尽可能开展各种经济文化建设。

    1927年2月27日至3月2日,临澧县召开县农民代表大会,通过的议案中就有“限期竣工城河桥案”、“续修街道案”、“童山种树案”、“促办各乡平民学校案”、“严禁私塾案”、“建办农工银行案”、“建设临澧平民工厂案”、“否认九澧平民工厂协款案”、“初级小学附设农民夜校经费案”、“烟、酒、屠、硝各税截留二分之一提充义务教育经费案”、“(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案”、“各区农协应在附近市厂(场)设立通俗讲演所按厂(场)期讲演案”等经济、文化建设的议案。这些议案,表达了人民群众搞好经济、文化建设的迫切心情,各县先后都有相似的提议,并以创造性的行动,具体实施,大力发展经济、文化事业。

     

    一、加固堤垸和兴办消费合作社

     

    常德各地大多属湖区,堤垸很多,堤身单薄,急需加固,凡有堤垸的农协会,大多有兴修堤垸的计划。1926年冬,汉寿县农民协会组织沅南53个小垸的农民,修复沧港驿护堤,发动全县农民维修加固全县100多大、中、小垸的大堤。这是过去许多官老爷不大关心,也难以完成的大工程。

    1925年10月,中共中央在《告农民书》中说:农民自办“消费合作社”等公益事业。1926年9月,中共中央第四届执行委员会第三次扩大会议通过的《农民运动议决案》中,又明确规定:“提倡农村消费合作运动。”中共湖

     


    ①见1927年3月9日《湖南民报》的《临澧举行农民大会》一文。

    南区委也先后发出相应的指示。常德各地的党组织根据这些指示精神,通过农协会,创办农民消费合作社。1927年春,中共汉寿县委指导各区、乡农协会,用没收土豪劣绅的财产,办起了20多个农民消费合作社,县总工会也组织各行业工会办起工人消费合作社。祝家岗区农协会在小汎洲鲁家河创办区农民消费合作社,将土豪侯益甫的房子拆来盖成营业室,用罚没的财产和一些会员自筹的资金作为周转金,开设粮食平粜部和日用杂货部。在1个多月的营业时间里,解决了群众在生产、生活中的许多困难,深受农民欢迎。

     

    二、改革教育

     

    创办各类培训班。各地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知识分子带头创办

    的各类培训班,贯穿工农运动的全过程,靠办班培训骨干,发动群众,打开局面;靠办班提高骨干,促进运动深入发展。中共澧县部委,在县城大西门三凤山举办农民运动讲习班,培训莫申范、张翠兰、何君励等30多人。讲习班由周荣森、周寄修、詹骏良、向坤和杨杰卿等人讲课,讲授三民主义、苏联新经济政策、社会发展史和《共产主义ABC》,学员学习1月后被派往全县各地开展农民运动。中共汉寿县委举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分批培训区乡农运干部80多人,工会、妇协、青年等部门又分别开办了骨干、积极分子训练班。女共产党员熊琼仙、帅孟奇举办妇女骨干训练班,培训100多人。参加培训的学员,绝大多数为基层工作的妇女骨干。1927年4月,中共安乡县委书记陶季玉和县农协负责人与国民党县党部协商,在县党部内开办农民运动讲习班,招收学员40名,预定学习40天,由县委委员熊珊具体负责,陶季玉、张鹤楼、周裕岳等主讲。学员通过学习,有很大提高。一次,熊珊讲课讲到要铲除压迫和剥削时,学员们问:“坐轿子是否取消?”熊珊说:“就是县长坐轿也坚决把轿子打烂。”不久,学员李长春等见4人抬着一顶轿子,里面坐的正是县长易凤祺,他们蜂拥而上,把县长拉下轿,大声训斥:“都是人,你也有腿,为什么要别人抬着你走?”并把轿子砸得稀巴烂。县长连忙请求恕罪,表示下次不敢再坐轿了。    

    兴办学校和改革学校教育。各地农民协会办的学校有两种。一种是农民夜校,一种是青少年的高等小学和小学。各地的农民夜校,一般从教学员认字入手,灌输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思想,启发学员组织起来闹革命。

    安乡县当时仅县城有一所高等小学,农村基本上是私塾,课本是《百家姓》、《三字经》、《四书》、《五经》等,老师照本宣科,不加讲解,学生只能死记硬背,读书五六年还不会写简单的应用文。广大劳动人民的子弟大都无钱上学,即使勉强读几年书,也处在半文盲状态。在中共安乡县委的推动下,各级农协会决心改革旧教育,提倡新文化,县里成立了新的教育局,由国民党左派何养苞任局长,着手整顿教育。将原来唯一的高小扩为中山公学,内设农村师范、初中、小学3部,聘请罗文瑜(国民党左派)为校长,林承恩(中共安乡县委委员)为教务主任,同时封私塾,兴小学。成立了全县小学教师考试委员会,推选林承恩为主席,规定全县小学教师必须参加考试,合格者方可教书。中小学生不学《四书》、《五经》,学习和使用白话文,同时在学生中大力宣传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和北伐战争胜利的重大意义,揭露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压迫、剥削劳动人民的罪行,阐述土地还家、工农掌权、妇女解放等革命道理,启发青少年学生发愤读书,做对革命有用的人,做对革命有益的事。1926年下半年和1927年春夏,中共安乡特支(后为县委)负责人,先后两次专程到常德请中共常德地委委员许和钧到安乡,分别向教职员工训练班和中小学师生讲课,启发教职员工为革命办好学校,引导学生为革命多学知识。

    临澧县原来的学校,无论中学或小学,无论官办或私塾,向学生灌输的无一不是封建伦理道德、纲常礼仪之类,培养的学生大多数不是迂腐气十足的书呆子,就是封建制度的忠实“卫道士”。临澧县党组织决心改变全县的教育面貌。党组织负责人胡求仙公开身份是临澧县立中学校长,他鼓励进步教师更新教材内容,改革教育方法,不断向学生灌输新文化、新思想,激发学生的革命反抗精神。1926年上半年,学校里爆发了两次较大规模的学潮。一次学潮是进步教师符猷秋给学生出了一道《评孔子》的作文题,谢春轩知道后大发脾气地说:“只能尊孔,不能评孔!”学生群起而攻之,将谢逐出校门。另一次是辛敬之不准学生使用标点符号,引起学生愤怒,被学生赶走。从此,学校的气象一新。临中的变化,对全县震动很大,各级农协会都以临中为榜样,实行教育改革。

    慈利县各地农协都办了农民夜校,农民在夜校里学习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学习县农民协会印发的农民识字手册,手册的第一页写的是:“中国农民受痛苦,帝国主义是祸根,英国、美国和法国,日本也是一路人。道光年间害中国,八十多年到如今,英国走狗吴佩孚,日本走狗张作霖,连同贪官与污吏,土豪和劣绅,一齐要打倒,一齐要除根!”学员将这些话和孙中山的遗嘱都背得烂熟,不仅学了文化,而且懂得了革命道理,提高了政治觉悟。

    常德农村这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对推翻旧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但是,也出现过一些过激的倾向。一些地区农民斗争中的偏激现象也较突出,“擅自捕人游乡,随意罚款打人,以至就地处决,驱逐出境,强迫剪发……禁止坐轿,禁止穿长衫等等”。“这些虽是运动的支流,但扩大了打击面,不利于争取本来可以争取的社会力量,给扩大和巩固革命联合阵线增加了困难和阻力。” ② 


    ①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上),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第97页。

    ②《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上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年版,第228页。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