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二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二节  红军在常德的地方工作和

            常德党组织对红军的支援

     

    一、红军在常德的地方工作

     

    红军在常德,首要任务是同形形色色的反动军队打仗,同时,帮助地方开展革命斗争。红军做的地方工作很多,主要是:  

    一、广泛开展革命宣传。这是红军在地方群众工作中的首要任务。1935年8月,红军进占津澧后,红二军团政治部立即组织群众工作队,在群众中开展革命宣传。澧县火连坡流传一首歌谣,可见当年红军政治工作的声势之大,影响之深。歌词是:“贺龙队伍到金山,山上山下搞宣传。一张传单一把火,烧红澧州半边天。”

    9月下旬,红军进临澧时,许多群众误信谣言,跑的跑,藏的藏,红军干部战士立即向群众大声喊道:“不要怕,不要跑,我们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专打‘长衫痞子’、土豪劣绅的,我们不拉夫,不派款,不惹老百姓,还给穷人发衣服穿、发粮食吃、发钱用啦!”红军进县城后,派更夫江正儿逐街巷鸣啰呐喊:“百姓不要怕,穷人不要跑,各安其身,各乐其业啊!红军不掳不抢,保护穷人,搭救穷人啦!”军团首长萧克还在国民党县党部召集县城和近郊各界群众100多人开会,阐述红军的性质、任务,号召群众团结起来闹革命,配合红军行动。同时,谭家铺有数百人集会,听贺龙讲话。贺龙说:穷人都想看到贺龙,土豪劣绅害怕贺龙,今天你们看到的红军都是“活龙”。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与国民党的军队不同,国民党军队专门保护“大户人家”,抬举富人;红军就是要把富人的东西分给穷人,抬举穷人,使穷人过上好日子。由于红军的宣传搞得火热,很快安定了人心,稳定了社会秩序。

    这年9月初至11月上旬,红军在石门停留两个来月。在此期间,红军派出许多指战员,到群众中开展宣传。红军一个工兵连的干部战士到雁池访贫问苦,召开群众大会讲述革命形势,指导农民成立农民协会,组建游击武装。驻磨岗隘的红军干部,在磨岗隘街头桃李坪召开万人大会,会场四周,竖有贴满红色标语的门板。会议还供应早餐,有些迟到的群众也得到一顿早餐的洋钞。据统计,红军在维新场、杜家岗、磨岗隘、商溪河等20个乡召开大小会议200多次,上至最高领导人任弼时、贺龙,下到一般战士,都到会当宣讲员。红军的宣传形式多种多样,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除开会口头宣传外,还书写标语,绘制漫画,编导歌剧。写标语没有墨汁,就用锅烟、红土,没有毛笔就用稻草、丝茅做笔。红军教唱的“红歌”很多。有《当兵就要当红军》、《红军战士好英勇》、《青年歌》、《抗日歌》、《全国反动派都是一个样》、《红军纪律歌》等。驻渡水的小号兵路生,经常和小朋友在一起玩,教他们唱歌。其中有一首歌词是:“鸡儿叫,红军到,嘀嘀哒哒吹军号。机关枪,迫击炮,专打劣绅和土豪,吓得坏蛋四处逃,穷人翻身哈哈笑。”

    二、帮助地方建立党政组织和地方武装。先后帮助石门建立过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帮助益阳、汉寿、沅江等洞庭湖沿湖各县建立过洞庭特区委和特区苏维埃政府,帮助慈利溪口建立过溪口区委和溪口区革命委员会,帮助澧县建立过红色县政权,帮助慈利、桑植县建立中共慈桑县委和慈桑联县革命委员会。红军在临澧,虽未建立党政组织,但在新安、合口、九里、官亭等地,帮助组建游击队12支,有队员400多人。

    三、帮助地方惩治土豪劣绅。在澧县县城,红军对贪官污吏、恶霸豪绅,除少数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坚决杀掉以外,一般的只采取关押、斗争、罚款等办法,实施惩处。城关中心区区长陈仲南,大革命时,破坏农民运动;马日事变后,屠杀农协骨干和农会会员;平时恃势污辱妇女,鲸吞救济粮款;红军攻城时,他率部顽抗。9月9日,红军在东门外召开群众大会,对他和恶霸萧佐榆判处死刑。9月12日,红军开宣判大会,镇压坑害人命的律师李侨士和捕剿红军战士的侦探荣德寿。接着,红军还处决了残害农民的警察李泽贵和称霸一方的团总谢志清,以及恶霸萧庆南等。

    四、救困济贫。从1930年11月到1935年8月,红军3次进津市,每次都救困济贫。第一次进津市不久,汤家巷起大火,火势凶猛,向西延烧至新建坊,红军不顾个人安危,一次又一次冲进火海,抢救没有跑出的市民,并和群众一起扑灭了大火。红军便把在新洲打土豪得来的4船衣物挨户送给灾民,还带领群众打开大豪绅杨占堂的谷仓,把1000多石稻谷分给群众,把声大、纬伦、纬章、吉大洋4家布店的布匹没收后发给穷人,打开盐仓,给穷人每人一面盆盐。红军第3次进津市后,没收德士古、亚细亚、美孚等洋人公司的煤油以及国民党盐业公司的食盐、地主的谷米,统统低价卖给群众。1935年夏,津澧洪水成灾,典当衣物的穷人很多。红军攻克津澧后,动员穷人凭票无偿领回当物。群众感激地称“取恩当”。

    五、打开监狱释放无辜。红军在桃源、临澧、澧县、慈利等地都开监放人。红军第二次进津市时,听说红军第一次进津市时分了土豪浮财的30多名群众被关在关庙,立即全部释放。红军在临澧开监释放数十人,其中有从事革命活动的贺志中、欧阳则予等。在桃源开监放出的数十人中,有1名共产党员。

     

    二、常德党组织和群众对红军的支援 

    常德的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与红军血肉相连,把支援红军视为己任,在人、钱、物等方面,尽可能满足红军的要求,自觉配合红军行动,对红军的自身建设和红军的战斗,都作出了很大贡献。

    首先,派大批党员骨干参加红军,充实红军干部队伍。从1928年初贺龙、周逸群开始组织工农革命军(后称红军)起,中共湘西特委和各县党组织就不断派党员骨干加入红军,许多党员成为红军的核心领导成员和重要骨干。

    最先到贺龙部队去的是中共湘西特委委员陈协平。他1926年2月到广州国民党政治讲习班学习,亲耳聆听过毛泽东、李富春等人的报告,不久加入共产党。讲习班结业后,在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身边工作,任上校干事,后参加北伐。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在武汉找到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贺龙,随贺部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同年11月,回常德任中共湘西特委委员。1928年6月,陈协平奉命与贺龙联系并参加贺龙部队,先后任中共湘西前委和中共湘鄂西前委委员,还担任过军秘书长、师政委、湘鄂西苏维埃联县政府执行委员等职,是贺龙的军政得力助手,湘鄂西苏区的领导成员。1932年秋,在湖北江陵肃反中被错杀,时年仅28岁。

    在陈协平任前委委员时,前委包括书记贺龙共有成员5人,其中有常德地区党员骨干3人。慈利的张一鸣是前委3名常委之一。他是大革命时期国民党慈利县党部共产党支部书记。在贺龙部任前委常委时,他先任师党代表,后任红四军第一指挥部党代表。1930年9月5日,在作战中牺牲。汪毅夫入伍前,是临澧县党团混合特支书记。在红四军前委中,主管苏区建设,后受贺龙派遣,到邬阳关做“神兵”的改造工作,在“神兵”中吸收了一批先进分子入党,把这支队伍编为红四军特科大队。1929年3月,任新编红四军第二旅党代表。1930年7月,红四军与红六军合编为红二军团后,任红二军(原红四军)第四师十一团政委。1931年3月,红二军团改编为红三军,任军部组织部长兼二十四团政委。1932年秋,在肃反中被错杀,时年仅29岁。

    红四军首任参谋长黄鳌,临澧人。1924年5月,黄鳌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不久,加入共产党。11月学习结业,留校任政治部秘书股主任,协助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处理信件、保管和起草文件,从事军事政治训练工作。与李之龙、周逸群、徐向前、左权等都是校内青年军人联合会的主要负责人。1925年7月,任广州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政治部秘书,协助政治部主任李富春处理部务,后随军北伐。1927年冬,受中央军委派遣回湖南任省委军委书记。后到贺龙的革命军第四军任参谋长。

    湘西特委委员陈昌厚,常德县人。1928年5月至8月,参与领导石门南乡起义后,参加贺龙部队,从事部队政治工作和部队地方工作。从1929年1月起,先后任苏区鹤峰县和桑植县农民协会主席。1930年10月,任湘鄂西苏维埃联县政府执行委员会委员。1932年4月,在湖北天门和京山交界的瓦庙集战斗中,率领一支地方武装,配合红军主力,连续战斗7昼夜,终将敌军击退。但是,他与许多红军指战员牺牲在阵地上。时年仅27岁。

    慈利袁任远,1928年夏秋领导石门南乡起义后,参加了广西百色起义、湘赣根据地反“围剿”斗争和湘鄂川黔根据地的创建。在湘鄂川黔根据地,任军委分会秘书长和一军分区(大庸军分区)政委。1934年秋的慈利溪口苏区,就是他派部队干部创建的。    

    安乡周小康,是安乡县早期党组织负责人。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到湘鄂西参加红军。1928年1月,任鄂西特委委员。1930年7月,任鄂西特委书记。9月,鄂西特委扩大为湘鄂西特委,是7名常委之一,任组织部长。10月,任湘鄂西苏维埃联县政府执行委员。1931年3月和5月,任湘鄂边分特委、湘鄂边特委书记。6月,兼任湘鄂边红军独立团政委,在一次战斗中负伤,仍然在担架上指挥战斗。9月,率特委机关和独立团转移到洪湖,随即在肃反中被整死。时年仅26岁。

    常德地区加入红军并成为红军骨干的还有郭天明、覃苏、陈寿山、盛联熊、刘植吾、唐占益、吴协仲等。他们大多是常德地区党组织的创建和发展的功臣,也为红军的创建、发展和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的创建、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①袁任远,参加过长征。1949年8月,任湖南省副主席。1954年以后,先后任政务院内务部副部长、青海省委书记、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中央纪委副书记等职。1986年1月2日病逝。

    其次,在常德党员的带动下,常德人民群众踊跃参军参战。石门、慈利至今流传一首民谣:“扩红一百,只要一歇,扩红一千,只要一晚,扩红一万,只要一转。”常德先后参加红军的有几万人。据不完全统计,仅1935年夏秋,石门、慈利、临澧、澧县(含津市)、桃源参加红军的就达9000多人,其中石门、澧县(含津市)各3000多人。慈利县先后有5000多人参加红军,其中1935年秋参加红军的2000多人。

    再次,积极为红军筹集粮食、衣、被等军需物资和现款。从1928年到1935年,红军几千人在常德活动8年的粮食、衣物,大多来自群众。1935年秋,临澧新安、合口共集中缝纫工50多人和20多部缝纫机,缝军衣30余天,做军服7000多件。同时,津市各成衣铺、衣帽店的缝纫师傅和一些居民,组成一支四五百人的队伍,二三十部缝纫机,集中于商会、镇大油行和大巷口,赶制红军衣、被、挎包、帽子、绑腿等。津澧还有26名缝纫工随红军到石门仙阳缝衣一个多月。其中杨明甫、李公元等人还参加了红军。  

             红军用过的缝纫机 

    除为红军筹集粮食、衣物外,群众还为红军做了许多事情。比如给红军送情报、带路;送茶水、饭菜到红军打仗的阵地;抬伤员下火线,掩埋烈士遗体,治疗伤员等等。

    红军二进津市时,阵亡将士几百人,受伤的也不少,津市人民和从临澧赶来的红军战士一起抢救伤员,掩埋尸体。原大同医院的郭德山、樊比德、胡维禹等医务人员,在条件十分简陋的情况下,治癒1名红军副营长和数十名战士。津市印刷工人和几家书店工人共五六十人,还用石印为红军赶印一本《苏联红军战斗条令》。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