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十五章 第一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 十五 章

    解放常德和接管建政

     

    1949年7月下旬至8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兵团的指战员,遵照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跨过长江后,迅速向常德进军,仅用10来天时间,就解放了常德地区所属的各个县城。由华北地区组织的2000多名南下干部,随军到达常德地区,与地下党胜利会师后,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和爱国人士,开展紧张的接管建政、筹粮支前、剿匪安民等工作,迅速开创新区工作局面。

     

    第一节  发动群众迎接解放

     

    一、建立各界迎接解放群众组织

     

    1947年春,中共中央在《关于在国民党统治区斗争策略的指示》中指出:“目前,蒋顽在前线大败、后方危机重重及莫斯科会议趋向于解决国际问题的情况下,竟于其统治的城市,大施镇压,赶走我方人员,威胁民主运动,捕打人民学生。”“针对目前蒋的镇压政策,我们应扩大宣传,避免硬碰,争取中间分子,利用合法形式,力求从为生存而斗争的基础上,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与反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同年5月5日,党中央又发出新的指示:“近日,蒋顽因军事、经济、政治种种危机难以解脱,于是大造谣言,捏造所谓‘中共地下斗争路线纲领’,企图一方面借此陷害民主人士和群

    ①见《湖南人民革命史》(湖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4月出版)613页。

    众团体,另一方面借此捕杀我党秘密人员和进步分子,以镇压蒋管区的人民运动。在此情况下,我们在蒋管区统治尚严的地方尤其是蒋管区大城市的工作方针,就是要保护我党及民主进步力量,以继续加紧开展人民运动。”    

    为了贯彻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共湘西工委在恢复、发展党组织的同时,十分注意发展群众组织。湘西工委成立前,各县党组织或党员,积极开展宣传工作,团结一批进步分子,成立群众组织;对已经存在的进步群众团体,则给予指导,把他们变成革命团体。湘西工委成立后,大力加强群众组织的发展和领导,把群众组织变成党联系群众的桥梁,把不同阶层、不同职业的群众,紧紧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开展各种合法斗争,为迎接常德解放而奋斗。这些群众组织主要有:常德的回民青年读书会、周家店读书会(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更名“两杆救民会”)、河洑读书会;安乡的大学专科同学联谊会、中等专业学校同学联谊会、小学教师联谊会;澧县的新民主主义同盟、津市农校读书会、梦溪农民互助社;临澧的民主青年革命先锋队(简称民先队);慈利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协会、国太桥读书会;桃源的九溪革新社、莫溪新农会、自新学术研究社、长湖读书会、延溪读书会;益阳的箴言乡省立第五师范学校校友会、《天亮了》书报供应社;汉寿的反饥饿、反迫害同盟。其中津市农校读书会成立较早。早在1947年魏泽颖到农校兼课之前,这里就有一批学生组织读书会,阅读进步书刊。中共津市支部成立以后,对读书会加以指导并提供革命书籍,使读书会的政治素质不断增强,组织不断扩大。常德回民青年读书会,是常德地区唯一的一个少数民族群众组织。在常德城清真小学任教的王泽民,早在1938年就入了党,脱党后仍然心志未泯。1948年,他发现该校李光新、黄仁荷等回族青年教师,以及和他们联系密切的回族青年翦万民,不满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就与他们经常接近,讨论时局,阅

    ①见《湖南人民革命史》(湖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4月出版)613-614页。

    读进步书刊,演唱红色歌曲。1949年4月,他与中共常德支部取得联系,奉命组织以清真小学教师为主体的回民青年读书会,每周学习两至三次。临澧县民主青年革命先锋队,是个较大的群众组织,是由晏国敬建立起来的。1948年8月,晏国敬来临澧省立第十四中学任教,结合教学宣传革命,组织进步学生成立道波社、改进社、方圆社等小型群众团体。1949年2月底,他在获得方用批准后,在道波社和改进社中择取优秀分子,成立民主青年革命先锋队,并制定队章。以后在省立第十四中学学生及回到湘西北一些县的毕业生中,发展大批成员,在临澧中学教员、县自卫总队队员中,也发展一批成员。到解放时,共有队员100名左右。

     

    二、开展群众性的迎接解放活动

     

    青年学生的活动。1947年5月,在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的进攻接连被粉碎的时候,国统区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出现了新的高潮。到6月上旬,以湖南大学为核心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在长沙掀起高潮。中共湖南省工委十分重视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积极领导,并以湖南大学为重点,推动全省学生运动,开辟和发展湖南的第二条战线。常德的青年学生,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积极声援湖南大学的学生运动,用各种方式开展“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斗争。1949年4月20日晚,汉寿县县中教师罗祥生、李华、谭仁等,在地下党的支持下,召开县立中学、县立简易师范、弘毅中学、辰阳镇中心小学代表数十人的联席会议,决定21日举行游行,声援南京、长沙、岳阳的学生运动,并成立汉寿人民反饥饿、反迫害同盟,罗祥生被推选为主席。21日上午9时,1000余师生汇集县中操场,这时,反动当局围攻师生,企图破坏学生的集会。李华挺身而出,稳住局势,罗祥生跨上主席台,揭穿反动派的种种阴谋伎俩,尔后,带领学生高举“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横幅,高呼“反对征兵!”“反对征粮!”“反对假和平,争取真和平”的口号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

    各地进步青年学生还针对反动派散布的种种反革命谣言,利用多种形式进行迎接解放的宣传。他们阅读地下党提供的《矛盾论》、《实践论》、《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国共产党章程》、《大众哲学》、《社会发展史》、《母亲》、《群众》等进步书刊,教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临澧县在区工委书记晏国敬的领导下,省立第十四中的进步师生和临澧县民主青年革命先锋队,在县城和合口乡肖宗荣家设立油印站,刻印《解放军的爱民小故事》等传单,在临澧及相邻的石门、澧县散发。安乡县的“中联”、“教联”、“大专联”等进步组织,在县城的油印站翻印《约法八章》及迎接解放标语5000多份,在安乡及南县散发。临澧、安乡、常德的青年学生,还印发了《告全县人民书》、《告常德人民书》等传单。青年学生开展的“三反”斗争及迎解放宣传,为震慑敌人,唤醒人民投入迎解放斗争起了积极作用。

    农民的活动。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强行征兵,搜刮军粮和横征暴敛,以及地主豪绅乘机剥削,加上水旱虫灾,广大人民群众生活艰难,纷纷自发地奋起反抗。早在1946年四五月间,常德、桃源、临澧一带,饥民成群结队,打开地主豪绅的粮仓,摊分谷米。有的地方还成立“打粮队”,先向地主豪绅借粮,如遭拒绝,就自己动手分粮。国民党反动政府对求食饥民,不但毫无体恤之心,反而派兵镇压,迫使饥民起而自卫。中共地下党组织体察民情,关心人民群众疾苦,秘密串连发动组织农民,同国民党反动派及地主豪绅进行“抗粮、抗税、抗丁”的“三抗”斗争。1949年6月,汉寿反动当局决定从东岳庙和丰家铺调粮补给军饷。团山坪、仙人桥地下党支部发动党员,走村串户,组织农民抗粮,县里调粮的人马一到,放哨人就鸣锣报警,丰家铺附近的数百名农民集中赶到薛家塅粮库,一部分人保粮护仓,一部分人拦路设障。县里派枪兵弹压,农民持扁担自卫,僵持几天,搞得反动派束手无策,一粒粮食也未能运走。后来,地下党策动仓库保管员将300多石粮食,借给了当地群众。1949年2月,中共桃源支部组织委员刘仲任回莫溪乡发动农民起来斗争。他以春节拜年,走家串户等形式,动员农民组织起来,互相帮助,抱成团体。2月11日晚上,在熊松柏家里成立“贫农互助团”,到4月,已有五六百人,遍布漆河、莫溪、浯溪、青云等4个乡。后又将“贫农互助团”改为“新农会”,规定凡申请入会的人,只要有两个会员介绍就可。到解放前夕,会员已有2000多人。潘文成在组织发展“新农会”的工作中表现突出,经批准,于194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新农会”成立后,在“抗粮、抗税、抗丁”斗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特别是对粮仓积谷的登记、保护、控制、防止敌人破坏、分散粮食等方面,作出了较大的贡献。他们在莫溪党支部的领导下,对傅家堉、华岩河、龙昌寺、夺旗山等地粮仓,派人暗中看守;对大地主的存粮也进行监视,因而使这一带的粮仓保存完好。解放时,田赋保管员毛进轩夜里偷运4担粮食下河,被“新农会”抓住,并把他管的粮仓封存,同时把大地主的粮仓也贴上封条,派人暗中看守,直到减租反霸时,地主家的粮食都未疏散。

    1949年5月底,安乡县税捐处职员王有弟揭发处长王希愚的贪污行为。当时,安乡人民群众对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杂税和贪污腐化恨之入骨,“三联”(大学专科同学联谊会、中等专业学校同学联谊会、小学教师联谊会)组织和农民结合,以此事件为导火线,掀起一场反贪污的运动。一批学生和农民包围县税捐处,王希愚及其办事员唐德才答复代表的质询时态度恶劣,被愤怒的群众痛打,办公室也被捣毁。接着,群众组织派出代表,向来安乡视察工作的第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陈采夫告发,要求予以查办。一时间,反贪污的标语口号贴满县城和部分乡镇,《安乡民报》也发表支持这一行动的文章。不久,反对王希愚的斗争演变为全面的反贪污斗争,有的地方要求清查乡公所的账目,有的地方揭发堤务局的贪污。一些豪绅官吏贪赃枉法的事情也被揭发出来,国民党参议员陈玉书,竟以办“湖南省农业建设公司安南加工厂”名义,贪污义仓积谷数十万公斤,还勾结县银行、县田赋处私自动用人民的40万公斤谷的粮食库券。在人民群众的压力下,县政府不得不表示要饬令县银行交账,组织人清查王希愚的账目,县田赋处也被迫发出公告,表示“乡村农民欠赋暂行停催”。

    城镇工人、市民的活动。迎接解放,是中共湘西工委从事各项工作的主要目的。在左家会议和沙家会议上,方用要求各县在迎解放工作中,要发动各方面的力量保护城乡设施。7月中旬,湘西工委及各县、区工委,接到中共中央华中局的6点指示:(1)保护公路、桥梁;(2)保护敌伪档案;(3)保护工厂及一切重要设施;(4)筹集粮食,准备支援前线;(5)宣传党的有关政策;(6)做好截击逃敌的准备。根据华中局的指示,中共湘西工委及各县、区工委,把工作重点放到城镇,领导工人、工商各界及广大市民,开展以“反外迁、反逃跑、反破坏,坚持岗位,坚持生产,保护资财”的斗争。中共常德区工委,首先在三青团湖南省第四区的机关报《新中日报》社做工人的工作。《新中日报》是常德专区最大的一张对开报纸,地下党员在这家报社有长久的工作基础,以区工委书记周艾从为首的几名地下党员,在报社工厂做工人的工作。生活困难、渴望解放的工人,通过党员的工作,组织起来,团结一致,坚决做好护厂、反迁移、反破坏的迎解放工作,决心把一个完整的报社交给新的人民政府。临近解放时,城防司令汪援华扬言要一把火烧掉常德城。地下党分析认为,汪援华这样说,主要是对常德工商界施加压力,达到搜刮钱财的目的,真要烧城他是有顾虑的。但是,敌人毕竟是敌人,不能放松警惕。地下党一方面运用《新中日报》与汪援华接近的关系,指出烧城对暂五师的命运大大不利。地下党还同工商界商量,由工商界出面,与汪援华敷衍、应付,置酒设宴谈判,扼制汪援华的放火烧城。另一方面中共常德区工委指示回民支部发动码头、屠宰、制革工人,成立常德回民自保自救组织,人数达300多人。汪援华曾强令东门外的居民(主要是回民)搬迁,准备烧掉这些房屋,以阻止人民解放军攻城。回民自保自救组织在回民党支部的领导下,大造与敌拼死护城的舆论,秘密制定“平时分散探听情况,急时以敲封斋棒为号,齐集清真寺待命行动”的计划,并在清真寺集中了扁担、屠刀和棍棒等武器,安排几十名回族青年日夜轮流值班,随时准备参加护城战斗。回民自保自救的行动,粉碎了敌人的罪恶企图,取得了护城的胜利。常德广德医院(今市第一人民医院),是美国人办的教会医院,临解放时,美籍院长浮德禄离院回国,教会从湘潭惠景医院调来谭学华任院长。谭几次召开医护人员会议,决定将医院财产和部分医护人员迁往贵阳。中共常德区工委通过进步青年实习医生杨善彦,带领一部分医护人员,组织护院迎解放保卫小组,在院内日夜值班巡逻,致使谭保持中立,挫败了迁院计划,保护了医院财产,后为救护人民解放军的伤病员起了重要作用。中共常德区工委和各界人士一起,还共同绘制常德城区地图,标示街道名称及仓库、机关、学校、银行、电信局等所处地段;标明某处可驻军多少;汇编反动党团组织,国民党各党政机关概况以及人员名册(注明某些人解放前的政治倾向和其他表现)。以上图、表、材料,均于常德解放当日送交解放军入城部队。

    津市工商界为防止敌人纵火烧城,洗劫居民,推举民促社成员龚道广为商会理事长,由龚出面联系津市盐业、药业、油业、纸业及商界士绅60多人开会,共商迎解护商工作。在地下党的指导下,派代表与津市驻军江正发谈判,只要江部不扰民,维持市面秩序,商会愿出5000块光洋补充江部军饷,江正发满意地接受这个条件。

    临澧省立第十四中学有部分人主张将学校迁往外地,甚至贴出“周吴郑王,各自逃亡”的反动标语。中共临澧区工委探知消息后,便组织民先队与他们进行坚决的斗争,挫败迁校阴谋,保护了学校财产。当国民党省政府通知各县成立“应变委员会”,以对付共产党解放各县时,中共临澧区工委通过县长袁平凡及县党团统一委员会书记长蒋蒸初(均是民促社员),将应变委员会变成保护财产、迎接解放的临时机构。应变委员会规定:各机关物资归库保管,不得随便动用、损失;各单位的设备、家具、档案、证券等必须妥善保管;各单位职员不得任意请假旷工;警察局维护城镇秩序,保证公路、桥梁、渡口畅通无阻。这些措施,使临澧的档案、财产保存完好,交通畅通,为顺利解放和接收创造了条件。

    石门县地下党员沈克家,发动工人和各界人士在维护邮电交通、保护敌伪档案、保护财产上做了大量工作。保护邮政是沈克家亲自做的。沈同邮政局长叶光佐来往比较密切,经常做他的稳定工作,并讲“解放军由北而南,党政军在胜利进军途中正需要时刻写信回家,你这个邮政局是乱不得的。”叶光佐听了沈的话,不但没有走,而且还为沈克家保存一铁箱保密东西。解放军进城后,邮政局照常工作。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