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三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三节  常德党、团组织的创建及其革命活动

     

    一、建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

     

    在五四运动的推动下,常德广大青年学生在参加反帝反封建的激烈斗争和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传播过程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初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常德省立二师的一些进步学生,率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创建了常德市第一个团组织。

    1921年冬,二师附小毕业学生丁勒生,到上海与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取得联系,并申请加入了青年团。他持团中央的介绍信,到长沙经中共湖南支部(书记毛泽东)安排,回常德发展团组织。他先与二师学生蒋希清等建立一个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员有杜永庆、宋先礼、罗筹、杨道瑞、姜见善等二师学生。1922年上半年,蒋希清、严正谊、杨道瑞、姜见善、杜永庆、宋先礼、汪德基、罗筹等二师学生,加入青年团,建立了团小组,丁勒生任组长。随后,团员发展到35人,大多数是二师学生。

    1922年6月12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简称团地委或地方团)在二师秘密成立。6月20日,中共湖南支部书记兼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在向团中央的报告中,就报告了“衡州、常德两地方团成立”的信息,这是湘西北的第一个地方团组织,是继长沙之后,几乎与衡阳同时建立的全省三个地方团之一,开始直属中央,由长沙地方团执委会代管。常德团地委成立时,召开大会选举出地方执行委员会3人,书记委员蒋希清,经济委员曾亮,宣传委员左天锡。所有团员,按二师、中学、二师附小分成3个小组。

    第二天,经团地委会研究,成立4个运动委员会:学生运动委员会委员长胡承焯,副委员长周祜;劳工运动委员会委员长汪德基,副委员长姜见善;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长胡炎奎,副委员长杨镇寰;社会教育运动委员会委员长余德镛,副委员长刘勋树。

    不久,又成立妇女运动委员会,委员长蒋胜眉,副委员长欧阳熙(又名欧阳心凝)。   

    ①毛泽东1922年6月20日《致施复亮并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施复亮即团中央书记施存统。

    ②衡阳地方团1922年5月1日成立。

    ③蒋希清1922年8月17日《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局》。    

    团地委成立后,团组织发展很快,到8月份,已有团员85人。原来的团员都是学生和教师,这时的团员中,有店员1人,农民1人。团员中还有妇女12人。至10月,团员增加到100多人。但是,由于发展过快,也有不少团员不大了解团的性质和任务,不大热心团的工作,团的观念不强。

    10月12日,团地委召开有24名团员参加的会议,改组执委会和原来的5个运动委员会,增设2个运动委员会。大会推定执行委员会由丁勒生、蒋希清、汪德基、胡中持、曾亮5名委员和3名预备委员组成,丁勒生为书记,蒋希清为组织部主任,汪德基为宣传部主任。3名预备委员是严正谊、唐笑揖、蒋胜眉。同时,执委会委派了各运动委员会委员长:政治宣传运动委员  

    会委员长唐笑揖,妇女运动委员会委员长欧阳熙,劳动运动委员会委员长唐文进,学生运动委员会委员长胡中持,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长杨镇寰,社会教育运动委员会委员长汪德基,非基督运动委员会委员长严正谊。

    会议还推定汪德基、杨镇寰为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书记,严正谊、曾亮为新书报贩卖社主任,并委任了各团小组的组长,规定“以后团员与执行委员会之间的意见及决议,概由组长传达于二方” 。并号召团员不要“孤高自好”,要在群众中间去努力活动,“只要有能得到青年无产阶级或被压迫民族的各种解放运动机会,我们的同志非勇敢地参加其中不可。”    

    10月28日,团地委又向团中央发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报告(第一号)》,说团员中“有多数不了解或不热心者,不得不另行组织”,“现有团员二十八人中有店伙一、工人二、议员一、妇女六,余均学生”,分了8个小组。新成立非基督同盟,书记胡中持、严正谊。民权运动大同盟稍缓成立。女界联合会已由女团员欧阳熙、蒋胜眉发起组织。“缝纫工会、土木工会、理发工会、染业工会、丝业工会、瓦业工会、石业工会……均在设法组织,年内当可成立。”“现在常德劳工会已完全受S.Y执行委员会指挥”。  

    ①1922年10月13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通告(第一号)》。

    ②S.Y系社会主义青年团代称。

    “各业工人正闹加工资,执行委员会已准备帮助。”

    这个报告中,还说“此届‘双十’节,各学校、各公团均集会公共体育场,约有八千人,由团员勒生主持。散会后,即游街,散传单,晚间举行提灯。因经费困难,未能预备书写标语之旗帜及灯笼,不能不憾,但大致均照执行委员会之决议做到。”

    报告还请团中央赶快颁发团员证和执行委员会图章。随报告寄给团中央的还有《常德S.Y执行委员会细则》和两张传单。这个《细则》有11条,规定本执行委员会由本地团员委员5人组成,服从上级执行委员会的命令,指挥本地方团所属团组织的活动。执委会的决议,至少要有委员3人同意才有效。明确了书记和各部、委的职责,并确定本《细则》经团中央批准后生效。

    1923年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改组,蒋希清再次当选为书记(不久改称委员长),团员发展到60人。

     

    二、建立中共常德支部

     

    五四运动以后,常德省立二师的一些进步学生,在火热的反帝反封建军阀的斗争中,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又在火热的斗争中迅速成长。特别是在声讨二七惨案制造者北洋军阀吴佩孚和声讨不如期归还旅大的日本帝国主义,在学习、传播马克思主义和支持常德工人开展经济斗争等活动中,得到了锻炼,奋斗目标更加明确,革命意志更加坚定,有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

    这时,中共湘区委正在全省各地积极发展党员,扩大党的组织。常德的共产党组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1923年11月的中共第三届第一次中央执行委员会文件和1924年5月中央扩大执行委员会文件分别记载,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前,即1923年6

    ①②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册,1982年版。  

    月前,常德有数名共产党员和党的组织。

    1923年5月,《晓云致国昌的信》,列出了长沙、纱厂、新河、安源、衡山、衡州、耒阳、水口山、常德等9个地方团的书记姓名,每个书记姓名后面有打括号的英文字母“C”。这个“C”,是共产党的代称,说明这9个地方团的书记都是共产党员。这9名书记中,有“常德地方团书记蒋希清(C)”。蒋希清是常德省立二师学生,1922年6月就任常德地方团书记。

    1923年4月,接替毛泽东任中共湘区委书记的李维汉,1975年4月30日在北京医院接受湖南清水塘陈列馆李仲凡访问时说,他到湖南任湘区委书记时,常德有一党支部,支部书记是湘西人。  

    据当事人的回忆和有关资料证实, 1922年上半年常德地方团成立前后,常德省立二师丁勒生、蒋希清与中共湘区委书记(兼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地委书记)毛泽东有联系。1922年下半年和1923年上半年,常德有一些团员转为共产党员。1923年初,经中共湘区委批准,建立了中共常德支部,书记丁勒生。不久,由于丁勒生工作不踏实,加上经常外出,党支部改选,蒋希清(湘西黔阳县人)接任支部书记。在这期间,先后由团员转为党员的有丁勒生、蒋希清、姜见善、严正谊、杨道瑞、于兆龙等人。蒋希清虽然肯读马克思主义的书刊,会写文章,但工作不够踏实,加上与丁勒生不和,党支部组织比较涣散。

    在常德省立二师创建党、团组织的同时,桃源省立二女师也在发展团员和党员。1922年上半年,二女师邱护云等一批进步学生,由常德二师的团员介绍入团。接着,邱护云等又在二女师发展团员。

    ①晓云,即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长沙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戴晓云,国昌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施存统的化名。见中央档案馆、湖南省档案馆《湖南革命历史文件汇集(一九一九年——一九二四年)》。

    见李仲凡当时的记录本。李后在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1982109日、10日许和钧回忆,黔阳县党史办袁光瑞、李朝坤记录。

    ④1990年12月《慈利县志》于兆龙传。    

    1923年春,中共湘区委派女党员张维从长沙来到二女师插班读书。不久,张维介绍优秀青年朱德珍等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样,为创建桃源党、团组织打下了基础。            

          省立女二师(桃源师范前身旧址)—白楼

     

    同时,在北京、武汉、长沙等地求学的郭学优、胡子厚、张承忍等学生党、团员,利用寒暑假回家宣传马克思主义。1923年6月1日,日本帝国主义在长沙制造六一惨案后,郭学优等在常德逗留了一个学期,成立了临时党团组织,还在省立二中等学校发展了党团员。

     

    三、领导工人运动

     

    20世纪初,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常德的搬运工、船工、工匠、店员和近代工人逐渐增多。他们身受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封建势力的三重压迫,是城市里受苦最深的人。

    在政治上,工人受尽欺压,任人摆布。其中劳动最繁重、最危险的码头工、拉纤工、船工被称为“苦力”、“脚夫”、“箩脚子”、“船古佬”,被资本家视为奴隶。县城沿河各码头都有封建把头(老板)为非作歹。常德城下南门码头的大把头规定,凡上码头做工者,除了要请码头的大小把头吃酒,还要交10块光洋的“入会保金”,并签订“倘遇意外,各安天命”的契约。此外,大小把头、“斋长”(工头)可以任意鞭挞、处罚工人,工人不得有任何不服的表示,否则以不尊重老板问罪,轻者罚款、罚跪,重者挨打、开除。水巷口码头的把头刘长友,欺压工人手段异常残暴,他专做了一块5尺长、2寸宽的竹板子,上面写了“你该我打”4个字,经常用这块竹板将工人打得皮开肉绽。一般店员和学徒的处境也十分凄惨。石门县城有名的春生和、王宜兴等大商号,雇请的店员、学徒多达七八十人,这些人大多是十几岁的孩子,还有不少未成年的少女。他们每天被迫劳动十五、六个小时,生意忙碌时甚至通宵达旦,不能换班,不能休息,倘有打盹者让老板发现,轻则毒打一顿,重则踢出店门。工人们如此不分昼夜劳作,但在学徒期间一律都不享受工资,报酬仅是老板的残羹剩饭。连续几年,别说养家糊口,就是要回家探望一下,也不可能。

    在经济上,工人除受资本家的剥削外,还要受大大小小的封建工头的盘剥。工头倚仗资本家和行帮的势力,实行“头目包办”制度,层层榨取工人血汗。当时,把持各个水运码头的资本家并不直接雇用工人,而是将一个码头分成若干大柜,交把头管理。常德城上南门码头分成“天、地、人、和”4个柜,每个柜由一个把头控制,每个柜下又分成若干个斋,由斋长把持,直接招收和管理工人。大小把头对码头工人的剥削方式五花八门,极其残酷,最厉害的有明算帐和暗算帐两种。明算帐,就是把头从工人应得的工资中分帐,工人工资单价本来很少,竟有7成归码头老板,剩下的3成再由柜长、斋长与工人分帐,到工人手里已所剩无几。暗算帐,就是除公开的分帐外,还有“瞒吨价”(私自压低每吨货物起运单价)和“吃空吨”(如只有20个工人却以30个人来分)等手段克扣工人工资。此外,把头们还利用穷苦人找工作难的机会,对求工作者进行敲榨。史料记载:“常德人力车夫每天劳动时间至少也要在16小时以上,而赚钱则至多只能赚铜元百余枚,却被公司从中取去五十二枚,其余的五、六十枚或七、八十枚,在米价高涨之下,仅能支其一家一日之食用,或不能供一日之食用,衣、住及其它各必要费不知如何供给。” 那些被称为“箩脚子”的码头搬运工人,许多人穿的是破布片子,吃的是烂菜叶子,盖的是麻袋片子,住的是吊脚楼子(即住在吊脚楼下),生活十分艰苦。当时在常德一带和船工中流传“轮船两头尖,中间冒黑烟,一天不开船,没得吃饭钱”的打油诗,就是船工生活的真实写照。  

    ①蒋希清1922年8月17日《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局》。

    面对悲惨的生活处境,工人们不得不起来为生存抗争。在学生声援五四运动中,常德工人受到启发,参加了全城工人的3天大罢工。

    1922年1月17日,湖南劳工会负责人黄爱、庞仁铨被军阀赵恒惕杀害后,常德工人极为悲痛,许多人失声痛哭,发誓为黄、庞报仇。在黄、庞牺牲后的第12天,常德建立了常德劳工会,这是除湖南劳工会外,全省另一个劳工会组织。缝纫工杨彝(杨茂林)担任劳工会执行部长,拥有会员数千人。这时,有一部分青年工人,在党、团员和进步学生的帮助下,初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不久,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常德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常有团员与劳工会联系,指导劳工会开展活动。劳工会的主要活动是领导工人开展行业的经济斗争,为工人争得一些经济利益。同年10月31日,在劳工会领导下,200多人力车工人首次齐聚常德城下南门十字路口,抗议老板加收车子租金(在原来每车500钱的基础上加收100钱),决定实行同行业一致罢工,结果迫使车行老板同意象征性地加1个铜板。

    1923年1月29日,劳工会组织400多名会员游行,纪念劳工会成立一周年。会员们高举“劳工神圣”的小纸旗,在常德城繁华街道游行一周,沿途散发传单。传单上写的是:“现在百货都昂贵了,生活程度一天比一天高了,我们工人每月所得的工资,不能维持我们的生活,我们累次开会商议,决定从明年阴历正月初一起,凡木瓦、缝纫、石业工人,每人每日工资大洋四角四分,其余各业工作的工资以后再议。”但是,就是这样低标准的请求,资本家也不肯答应。4月,泥、木、缝、石4业工人联合请愿加薪,其中200多人围逼常德县署,强求即时答复,否则坐等不走,迫使县署答应了工人提出的条件,将这4业的工资单价由280文增加到360文。5月,当烟业、刨业工人举行联合罢工、要求增加工资时,县署立刻变脸,强行查封了常德劳工会,扣押了执行部长杨彝,劳工会从此解散。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