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常德地方史第一卷(1921-1949)第二节

    发布日期:2007-07-09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第二节  支援北伐战争

     

    一、迎接贺龙等率北伐左翼军进驻常德

     

    1926年7月11日,北伐军占领长沙,取得北伐第一期作战的胜利。8月18日,北伐军向平江、岳州一线的北洋军阀部队发起攻击,开始进行北伐的第二期作战。7月中旬到8月上旬,正值两期作战之间,北伐左翼军向常德方向进军,攻占桃源、常德等地。

    进攻常德的北伐左翼军先锋部队是贺龙师。贺龙是湘西桑植县人,出身贫寒,从小饱尝人世艰辛,10多岁就在湘鄂黔边界的深山老林里挑脚贩运,出卖苦力,目睹了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社会惨状。1916年,为响应蔡锷起义,他两把菜刀闹革命,曾经率农民起义军攻下慈利、石门等县城,在常德和湘西一带名气很大。1926年5月,任袁祖铭川黔边防军第五路司令的贺龙,就派人劝袁祖铭支持他带兵参加国共合作的北伐。同月底,贺龙在贵州铜仁誓师,宣布“假道湘西北伐”。随即在湘西麻阳击退护宪湘军湘西巡防军陈渠珍部戴斗垣团,接着又击败护宪湘军邹鹏振旅,占领辰州(今沅陵),与占领靖县的王天培部形成对叶开鑫、贺耀祖“讨贼”联军的威胁,起了援唐(生智)讨叶(开鑫)的作用。在北伐军7月11日占领长沙前夕,北伐中路前敌总指挥唐生智曾派廖湘芸至贺龙处联络,请贺龙会同袁祖铭、王天培等担任清剿湘鄂西的任务。因袁祖铭态度暧昧,并无参加北伐的诚意,贺龙于7月7日在辰州宣布取消黔军番号,率部参加国民革命军。16日被委任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六师师长,随即兼任湘西镇守使。随后贺师充任北伐军左翼先锋,由辰州沿沅江东下桃源、常德,向曾被吴佩孚任命为“讨贼”联军副总司令、一直与北伐军作对的贺耀祖部,发动猛烈进攻。此时,参加过北伐第一期作战的第八军教导师(师长周斓),配合贺龙师的行动,由益阳、安化向常德发动进攻。贺龙、周斓两部东西配合进攻常德,贺耀祖见势不妙,慌忙率部退出常德城。8月1日至2日,贺龙师陆续开进常德。国民党常德市党部举行盛大的群众集会,热烈欢迎北伐军的到来。3日,贺龙由桃源抵达常德,中共常德地委民运部长许和钧以市党部主任委员的公开身份,率各界群众代表出城迎接。6日,为祝贺贺龙、杨其昌、毛鸿翔分别就任第九军第一、二、三师师长,中共常德地委又以国民党常德市党部名义,在市中心洗心所组织召开有500余名各界代表参加的庆贺大会。在常期间,贺龙司令部设市中心府坪老道署内。此前进驻常德东门外和德山一带的第八军教导师也受到常德民众的热情欢迎和接待。

    8月中旬,贺龙、杨其昌两师配合攻打临澧。贺师进临澧县城后,邑绅公举开明绅士组成行政委员会,暂时维持秩序。17日,贺龙亲自督师,兵分3路攻占澧县。28、29日,贺师相继占领慈利、石门。在攻打慈利的激烈战斗中,“毙敌团长1人、营长3人,夺械无数”。贺师亦阵亡团长1人,副师长因操劳过度,病逝于前线。与此同时,中共党组织为了尽量减少北伐军的伤亡,多次派人劝说贺耀祖不要再顽抗下去,贺耀祖见大势已去,表示拥护南方政府,愿意参加北伐。8月28日,贺耀祖被委任为独立二师师长。贺龙师也改名为独立三师。9月2日,常德地区各县,全部由北伐军控制,北洋直系军阀吴佩孚在湘西和常德的主力全被肃清。

    9月2日,贺龙由石门抵达澧县。9月5日,以共产党员、国民党县党部财务部长张俊为首,组织各公法团体及各界民众2万余人,在县城公园旁的大操坪举行盛大的“澧县民众欢迎国民革命军北伐大会”。大会主席、共产党员李立新报告开会宗旨,各界代表相继发言,一致表示对北伐的热诚拥戴。此外,北伐军在进占常德地区的桃源、石门、慈利、津市、安乡、汉寿等地时,都受到当地民众的热诚欢迎。

     

    二、支持贺龙创办澧州政治讲习所

     

    1926年8月6日,贺龙在常德城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师长后不久,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派出由中共湖南区委组织的北伐军左翼宣传队,自长沙抵达常德。这支宣传队由周逸群、贺声洋、杨杰卿、李光文、袁国平、李涛、陈恭等30多名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组成。宣传队长周逸群,副队长贺声洋(石门县官渡乡人,共产党员,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贺龙在此前与常德的共产党人已有接触,对宣传队的到来十分高兴。当晚,贺龙即和周逸群在府坪的司令部彻夜长谈。他对周说:“我想党、盼党啊,你来得太好了!”周逸群也坦诚地分析国内外形势、北伐的意义和任务以及革命的前景。贺龙听得聚精会神,还不时赞许说:“人才、人才,共产党就是有人才啊!”一连几夜,周逸群详细地向贺龙介绍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的革命生涯,俄国的十月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讲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对贺龙的启发教育很大。贺龙后来回忆此事说:“第三天,我就对周逸群说,我要参加共产党和改造部队。”

    这次见面后,贺龙再三要求周逸群留在他的部队工作。周在请示党组织得到同意后,就在贺师担任政治部主任。从此,一直在贺龙身边,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开辟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南征北战直到为革命牺牲。周逸群留在贺师后,向贺龙建议开办政治讲习所,培养干部,改造部队。贺龙完全同意,并请周担任讲习所所长。

    8月中下旬,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政治讲习所以所长周逸群的名义,在常德、桃源等地公开招收学员。中共常德各级党组织动员和支持党、团员积极报名参加。周逸群也和宣传队员分赴各县进行宣传发动。很快招收学员3000人。贺龙十分赞赏地说:“了不起的成绩啊,过去军阀招兵,一靠钱,二靠绳子,现在我们招兵讲革命道理,一个钱不花,农友就把年轻力壮的子弟送来了,政治工作太重要了。”

    9月20日,录取的学员在常德集中后开赴澧县。几天后,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政治讲习所正式开学,所址设在县城文庙。在贺龙的支持下,周逸群、刘达五两人坚决抵制参谋长陈图南强调战事紧张,压缩政治课的意见,共同拟定了讲习所的训练计划。贺龙支持每天上一堂政治课的安排,他理直气壮地对陈图南说:“正是因为马上要打仗,时间不多了,这就要向士兵讲清楚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要北伐,为什么要革命。士兵觉悟了,打起仗来才会拼命。要是不晓得为什么要打仗,本事再大又有什么用处呢?有人认为我不喜欢政治工作,错了!我贺龙光杆一条,为什么会拖起这么多人来?就因为我讲了政治,能够唤起民众。”

    讲习所内设训练处,主要负责学员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由刘达五担任处长。总教官贺澍,政治科科长林庸、副科长许蕴石,二人都是博学多才的共产党员。政治教官有:李际琛、武文元、夏曦、杨寅、李子骥、陈章甫等,军事教官有:张子清、庹庶务。全体学员编为一个连,连下设3个排。连长郝尔琛。

    政治课讲授内容主要有:《中山主义大纲》、《社会主义大纲——批评普鲁东、凡尔特等乌托邦式的社会主义》、《资本论入门》、《世界革命史》等。军事课教授内容主要有:小教程,包括《步兵操典》、《阵中要务令》、《射击教程》;大教程,包括战略、战术、战斗指挥、步骑炮工等兵种协同作战,以及防空、兵器、修筑掩体等,此外,还有操场式教程、野外演习、实弹射击、夜间紧急集合等训练。

    在讲习所,每天除6小时政治、军事课外,每周安排两次大演讲,主讲人有周逸群、陈图南等。每周开一至二次民主生活会,检查军人风纪。晚饭后的业余时间经常开展文娱活动,教唱《工农大联合》、《打倒军阀除列强》、《少年先锋歌》等。每逢节日,学员还自编自演革命新剧,经费不足则在学员中搞募捐。贺龙本人也曾在募捐册上写下“贺龙捐洋十元整”的字样。10月10日辛亥革命纪念日那天,学员演革命新戏,还举行提灯晚会。由于讲习所政治空气比较浓厚,讲究官兵平等,所以,尽管学习、生活条件都很差,天冷时一个班只有二三床军毯过夜,但学员情绪饱满,士气高昂,收效很大。因为鄂西战事紧张,讲习所在11月底暂停训练,于1927年3月正式结业,先后培训了2000多人。

    周逸群等在党组织帮助下开办的这个政治讲习所,虽然时间较短,其历史功绩却不小。首先是为贺龙师培养了一大批具有一定政治素质的基层军官和骨干,使该师能得到真正改造,最终成为南昌起义的主力部队。其次是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1926年底,在学员兵攻占宜昌的战斗中,迅速击溃了人多枪好的卢金山部。1927年4月,贺龙师在进军河南的战役中,一路过关斩将,屡建战功,在逍遥镇一仗全歼敌军,生擒敌军长。贺龙师也在战斗中不断扩大到2万余人,1927年6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此外,讲习所的开办也促进了常德地区的工农革命运动和党、团组织的发展,中共澧县部委会的首任书记,就是由左翼宣传队队员杨杰卿担任的。总之,大革命时期在常德这块土地上创办的政治讲习所,为中国共产党抓军队建设提供了具体的、宝贵的经验,正如贺龙事后总结的:“一支军队,如果没有很好的政治思想工作,没有扎扎实实的军事训练,单凭蛮干,迟早要碰钉子。在澧州两三个月,周逸群抓政治,刘达五抓练兵,我们的部队大变样了。”  

       北伐军澧县政治讲习所旧址

     

    三、为北伐军捐钱捐物和充实兵员

     

    贺龙师和其他汇集常德地区的北伐部队,受到常德人民的热情接待和物资上的无私支持。城乡各界群众纷纷捐钱捐物,筹措军粮。1926年9月,贺龙师誓师北上荆沙时,仅临澧一县就筹措军粮5万石,津市一地捐光洋10万元和大批军袜、绑腿、军毯、被褥等。除物资上的支持,常德人民在人员上也给予北伐部队巨大支持。贺龙师初进常德时,第一次征兵就有3000多青年加入贺部。1926年9月12日,贺龙、杨其昌两部3万余人,在澧县誓师北上鄂西,策应中央军对武昌的进攻。14日攻克公安后,在沙市至宜昌一线与8万多北洋军和四川军阀杨森部展开激战。黄金口一役异常残酷激烈,虽然全歼敌军,但贺龙师也损失很大,仅中下级军官就阵亡约三分之二。攻占荆(州)沙(市),击溃杨森部后,伤亡严重的贺龙师仍回到澧县休整补充部队。在中共常德各级党组织的动员下,常德人民再次把大批优秀儿女送到贺龙师,使其仅经过两个月的休整就恢复了元气。12月,贺龙再次挥师鄂西,势如破竹,17日攻克鄂西重镇宜昌,月底肃清鄂西的数万敌军,胜利完成了北伐左翼军的任务。

     

    四、军民合作智除军阀袁祖铭

     

    袁祖铭早年毕业于贵州陆军学校,1923年窃得贵州省长职位。1926年5月,北伐军兴,他在南北两方之间虚与委蛇,阳奉阴违。一方面与吴佩孚暗中来往,私表忠心,伺机切断北伐军后路;一方面又在北伐军节节胜利之时,通电广州国民革命政府,表示愿意“加入北伐军助战”,随即又向广东国民政府派往贵阳的特命代表张任民表示“决与国民政府一致工作”,“决不有欺诈行为”。1926年5月,国民政府军委会同意将袁祖铭手下黔军第一、二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九、十军,但袁态度暧昧,没有马上改编易帜。直到北伐军攻占长沙后,才宣布彭汉章、王天培分别就任第九、十军军长。袁祖铭本人虽被任命为北伐左翼军总指挥,但却一直呆在贵阳,迟迟未就职,以至贺龙、杨其昌两师在澧县誓师北上鄂西时,只好由党代表吕超代理左翼总指挥一职。北伐军攻占要塞河南武胜关时,蒋介石一再电催袁北上,袁仅仅从贵阳往铜仁挪了一步。11月18日,蒋电令袁祖铭“督师莅鄂”,“协剿卢(金山)等”,袁才于12月3日在辰州通电就任左翼军总指挥。此后又拖延到30日方率4个旅抵达常德城。他一到常德城就无意再前进,整日花天酒地,大抽鸦片。实际上是在等待时机,阴谋配合吴佩孚,直取长沙、岳阳,截断北伐军的后路。

    上述情况,湘西、常德的国共两党组织均认真仔细地向中共湖南区委和第八军教导师师长周斓报告过。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省政府亦多次急电报告唐生智,唐即密令周斓切实解决袁祖铭。周斓与湘西党务专员、中共常德地委委员王基永认真商量了解决袁部的方案。教导师的兵力当时分驻在益阳、安乡、桃源、常德,与驻常的袁军兵力相差十分悬殊,靠强攻显然不行。王基永在中共常德地委、国民党常德市党部与周斓教导师几方之间协商,决定在常德城里设“鸿门宴”智取袁祖铭。此后,几方分头行动。教导师将驻安乡、桃源等地的兵力暗中调到常德,同时派人侦察袁军在常分布情况及附近地形,制定行动计划;中共常德地委落实常德总工会、农协会配合第八军教导师行动的具体方案。同时由王基永利用同乡关系(与许克祥同为湘乡人),暗中做好许克祥部的策反工作。

    1927年1月30日,周斓以“团年宴叙”为名,请袁祖铭等到常德城东门外贺八巷(今红卫居委会)商业研究社赴宴,还约请一些知名人士作陪,周师钟岳灵团陶柳营则在办宴处四下埋伏。袁自恃兵力占压倒优势,与周斓等人也曾多次玩牌喝酒,故未虞有诈,欣然前往。与袁同行赴宴的有参谋长朱筱珊、师长何厚光及卫队数十人。宾主相见后,同往楼上入席,卫队留在楼下就餐。席间,周斓借故小解而潜出,命令陶柳营按预定计划,首先袭击袁祖铭卫队,倾刻间袁的卫队全部倒入血泊毙命。袁等在楼上骤闻枪声,各自狼突奔命。何厚光负伤后登上屋顶,跌落街心被处死。朱筱珊当场被击毙。袁祖铭从楼上破窗而逃,被追兵击毙于东门外聂振茂药店门口。事先在城内各处集结待命的教导师各部,听到枪声,立即分头向袁军发动围攻。常德总工会领导的工人纠察队分成若干战斗小组,按约定计划,为周斓师参战各部带路并参加战斗。常德总工会下属的泥木、箩业工会会员,在城内各交通要道口,抢筑工事设路障。袁军方面虽人多枪好,但是群龙无首,混乱异常,大多失去斗志。许克祥旅因事先同意严守中立,没有参战,更加削减了袁军抵抗力。当晚,北门一带袁军全部被解除武装。深夜,又有周师罗霖团两营主力从安乡赶到常德参战,至第二天午后,袁军除少数突围外,其余都投降。这场剪除袁祖铭部的战斗,历时仅一天一夜,歼敌近万人(其中俘虏3000多人),缴枪5000余支。周斓师伤亡520名,市民群众伤亡数十人。湘西一带其他袁军闻知此变后,先后缩回贵州。袁手下干将彭汉章亦因与吴佩孚、孙传芳暗中“往来不绝,且有异图”,在袁祖铭被歼后不久,于1927年2月被北伐军逮捕处决。至此,北伐战争的一大隐患终于被彻底除掉,北伐左翼战场得以稳固。

    轰轰烈烈的北伐战争,在常德的革命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北伐的胜利进军,尤其是以贺龙为先锋的北伐左翼军在常德的英勇作战,大大鼓舞了常德人民,促进了党领导的工农革命运动的迅速发展。常德的工农运动起来后,又从人员、物力和精神上给北伐军以最大支持,使常德这块土地始终成为北伐的坚强后方。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