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国将军自传

    发布日期:2007-07-16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办 字体:[ ]

                         

      一、家庭简史

        我一九一九年九月十八日(农历)生于湖南省石门县南岳乡半山腰一个小村庄的贫农家里。在我记事时,尚有曾祖母(约八十余岁)、祖父、父亲、母亲及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连我共八口人。住在一间半旧式瓦房,靠水田四石(约二亩),旱地一块(约半亩)和租人土地耕种,以及祖父给人帮工,父亲做篾匠活等收入过活。不久曾祖母去世,当时无钱买棺材安葬,当去水田两石。第二年祖父又生病去世,贫穷加上天灾,在我十岁那年,弟妹三人生病无钱医治,相继都夭折了,只剩下父母亲和我三人了。由于地主豪绅,国民党反动民团的盘剥,天灾人祸接踵而来,生活极端困难,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一九二九年我(十岁)就参加了儿童团,进行反封建的革命活动。由于贫苦,父母不和,最后离婚,父亲离家远走,母亲改嫁外地,从此我就过着孤儿生活,依靠亲友邻居照应,独自生活,直到1935年7月贺龙同志领导的红二方面军打到了我的家乡,成立了县、区、乡苏维埃政权,这时我即参加了乡游击队,同年7月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父亲也同时参加了红军,在二方面军卫生部当中医药剂师,(当红军长征时,他随伤病员留地方,以后生病于1936年春死于家乡)。一九三五年八月初,我正式编入红二方面军二军团四师十二团二营五连当通讯员。同年冬开始长征。从此直到今天,四十二年来,我一天未离开过党和军队。现在湖南老家仅剩下七十八岁的老母亲一人,靠我每月寄钱赡养,由当地政府照顾。

        二、革命简历

        一九三五年八月(十六岁)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二方面军二军团四师十二团二营五连任通讯员,同年7月在游击队加入共青团。
        一九三六年春(长征路上)任连文书,夏天任二营书记,八月任十二团政治处技术书记。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任军委第二后方医院管理科文书。
        一九三七年一月由团转党,二月任支部书记。六月任医院政治处技术书记。八月任组织干事,十月任政治指导员。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调军委供给部(延安)任特派员。
        一九四○年二月改任部长办公室秘书。同年三月随中央经济巡视团赴敌后解放区,同年五月任豫皖苏新四军第六支队任财经会计供训队队长。
        一九四一年春任供训队协理员、总支书记以及留守处政委等。
        一九四三年任新四军四师政治部组织部组织科长。
        一九四五年八月任华东野战军政治部组织科长。
        一九四五年九月任华东野战军六纵队五十团政治处主任。
        一九四六年一月任华野六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长。
        一九四七年一月任华野六纵队教导团政委。
        一九四九年八月任南京警备区后勤部政委。
        一九五○年一月任华野特纵后勤政治部主任,后任副政委。
        一九五二年七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第九师政委。
        一九五六年任福州军区炮兵政治部主任。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31军副政委,一九六四年四月任政委。一九六四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调任江西省军区第二政委兼生产建设兵团政委。
        一九七三年因身体不好离休。

        三、革命简史概述

        我出身于非常贫穷的贫农家庭,生长在非常落后而偏僻的湘西的山区。我刚懂事的时候,由于帝国主义,封建势力的双重压迫,贫病饥寒交加,没几年我家老小五口相继死去,父走、母嫁,完全家破人亡了。这时我才五岁,依靠亲邻关照独自过着孤儿的生活,我心里多么想往着自由温饱、亲人团聚的幸福生活啊!对于万恶的旧社会和地主豪绅、官僚恶棍,我是切齿仇恨的。因为祖父死后,父亲参与农协活动,两次遭到当地的反动区乡公所抓去关押拷打,出钱保释,才得出牢。(社会现实)从小培养了我爱憎分明,立志革命,翻身求解放的愿望。十岁即参加了儿童团,红军一到,我即带领一帮小青年参加了游击队和红军,接着就离开家乡,随军长征。天天行军打仗,生活十分艰苦,随时有牺牲的危险。有的动摇开小差,因为我回家无依无靠,不是被地主杀死,也会冻死饿死,或病死,不如决心跟着共产党、毛主席、红军闹革命,找土豪,分田地,为天下穷人翻身求解放,同时也解放自己。所以我决不动摇,充满信心,革命到底。长征胜利后,到达了陕北延安,见到了毛主席,听到了毛主席和其他许多首长的报告和讲话。1937年1月又由团转为正式共产党员,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革命形势又趋于高潮,并且较长时间当了干部,立场更坚定了,革命积极性更高了,学习进步的愿望也更自觉了些。年幼时只是零零碎碎地读了一年半的“四书”、“五经”,稍识文字,我的文化水平完全靠实践工作中学习逐步提高的。入伍后,我也没有进过训练班和学校,政治、军事知识也是从实践中学习提高的。当然从需要来说,军、政、文化水准仍是很低的。但是四十余年来,经过长征,八年抗战(其中五年是在敌后渡过的),解放战争四年,抗美援朝(到朝鲜见习半年)以及保卫祖国海防,从1954年“九三”炮击金门起,一直到一九六九年十二月调到江西省军区工作,才离开前线生活。在历次战争中,没有动摇畏缩过,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立场是坚定的,态度是明确的,坚决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虽然九、十次路线斗争中,个人受到了一些冲击和打击,但也受到了教育,在这次同“四人帮”斗争中,思想是明确的,旗帜是鲜明的,立场是坚定的。
    总之,四十余年来,我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党和毛主席培育的结果。我虽然为党为人民做了一些工作,但党和人民给我的荣誉和照顾是很多的,特别是近几年来,生病治疗方面,组织上尽到了最大的责任,使我深深感激不尽。我个人,我们全家,我们的党,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国家之所以有今天,完全靠党的领导,我永远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在我自己的战斗岗位上,努力做出自己的贡献,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为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而努力奋斗!


                                  一九七七年八月写于庐山

                                         (石门县党史办供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